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厚厚的战况汇报摆在穆星河的面前,让他不得不小心应对,如果一个不小心,只怕玄武帝国也会大受影响。

良久之后,穆星河将手中的战报递给齐发,让他给下面站着的几个大臣分发一下,让大家伙都了解现在的局势。

“羌国已经倾尽所有,势必要把峰国给灭掉,可是峰国还在拼死抵抗,两面作战的峰国很可能会在今晚被羌国攻破王城,我们该怎么办,时间是已经很危机了,如果我们反应慢一点,峰国的国王被打死,只怕我们的任何努力就都白费,甚至可以说,我们将来的铁矿石也要从羌国手里买,这样付出的代价只怕比现在要昂贵很多。”

穆星河的话不轻不重,但是也让手下的人都知道了现在他们面临的局势,挽救峰国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作为玄武帝国的兵部尚书,南不疑站出来,直接道;

“皇上,现在是不是就立刻出兵,先把峰国的国王给救出来,免得我们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若是峰国国王死了,我们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

事情到了紧急关头,穆星河也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再顾及羌梦蝶的面子了,于是下令,驻扎在边境的人离开去进攻白虎帝国,不留余地的进攻,为峰国争取时间。

至于羌国,那也要进攻,派遣一队人马越过边境,对羌国进行反包围,警告无效后立刻开始进攻。

将这些命令下达之后,穆星河这才气呼呼的准备接着和大臣们商议剩下来的事情。

“现在我们和羌国已经闹翻,剩下的许多事情我也需要重新布置一下了,比如说那个我准备给留在羌国的皇子的土地,现在立刻给我收回,羌国倘若敢反抗,直接给我扫出去。

对羌国可以强势些,不然她不会吸取教训,对白虎帝国更要强势,现在接着给我派兵,让祝海亲自带兵马,给我把白虎帝国和峰国交界的三个州给我拿下来,切断白虎帝国和峰国的联系,以后白虎帝国就是想要和峰国发生冲突,那也得经过我们玄武帝国。”

穆星河的强势超过了大部分人的想象,更难以接受的是丞相,他已经知道穆星河是不会在这一年半载的时间内进攻白虎帝国,可现在看来,穆星河这是根本就不怕和白虎帝国发生冲突啊,这让他这个为白虎帝国提供服务的探子有些左右为难。

“丞相,你回去给我起草一个征讨白虎帝国的诏书,明后天就要交到我这里,主意只有一个,就是白虎帝国不守规矩,肆意征讨别的小国,以征讨小国为乐,玄武帝国坚决抵制这样的行为,并且,要给白虎帝国一个教训。

这个教训一定要写清楚,那就是小规模的冲突,而不是大战。不过如果白虎帝国不愿小战,想要大战的话,我们也可以奉陪到底,玄武帝国所有地方都调动起来,随时准备和白虎帝国打仗。”

被安排明明白白的丞相有些为难,但又不敢表现出来,只好傻乎乎的点点头,又小心的问道:

“皇上,倘若是小规模的冲突,那么我们玄武帝国是不是就可以直接宣告自己的战略意图,明目张胆的告诉白虎帝国,我要拿你的三个州,算是给你一个教训,顺便也是为了彻底保护峰国。

这样写是不是更能凸显我们玄武帝国的霸气,更能以文字的力量将不可一世的白虎帝国心理防线给击溃。”

丞相的建议并没有引起穆星河的反感,反正自己有着绝对的实力来面对白虎帝国,直接或者非直接都没有什么关系,更何况,现在白虎帝国已经是自己嘴边的一块肉,想吃就可以吃。

但对丞相有着意见的却是兵部尚书南不疑,他深切的反对公开的告知白虎帝国自己要进攻哪里,毕竟隐蔽攻击才是最好,出其不意才能得到最好的结果。

“皇上,丞相的建议虽然够霸气,但是这不是最好的选择,我们没有必要将自己的葬礼意图告知白虎帝国,只有出其不意的将白虎帝国进攻下来,我们才可以获得最大的收获,也可以有最小的损失。

倘若事先将自己的战略意图告知了白虎帝国,他们即使来不及反应,也会加强对周边的戒备,会给我们的进攻带来极大的麻烦,我反对事先告知白虎帝国。”

穆星河笑了笑,自己明目张胆的告诉白虎帝国那不是应该的吗,反正有丞相在这里,自己的意图不还是呈递给了白虎帝国吗,在穆星河看来这并没有什么关系,自己也不认为白虎帝国可以将玄武帝国的认真攻击防守住。

不过自己手下的建议还是要给予照顾的,免得他将来会在工作中产生什么情绪。

穆星河笑了笑,对着南不疑说道:

“现在我们就命令边境的祝海行动,明后天在把丞相写的诏书给白虎帝国,等到白虎帝国皇帝收到这消息的时候,我们已经可以完成这样的展露意图了,你说是不是。”

南不疑一愣,随后尴尬一笑,他真的太傻了,也太单纯了,他忘了穆星河这个皇帝是一个蔫坏的人,明白了穆星河要玩的花样,他当即表示道:

“皇上,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支持,反正白虎帝国接收到这样的消息已经来不及,我们也可以将这份告知诏书给全天下人看一看,宣扬我玄武帝国的威名,也可以狠狠的打白虎帝国的脸。”

众人将事情商议好,穆星河这才将他们放回去,只有丞相失意的准备离开,而就在穆星河宣布散朝时,一旁负责替穆星河拟定圣旨的齐发已经写好了给边境祝海的圣旨,穆星河也在第一时间写上了自己的嘱咐,盖上玉玺派人火速送到边境。

失魂落魄的丞相迷迷糊糊的离开大殿,和自己的儿子叫唤了一个眼神后转身离开。

后宫之内,皇太后也聚集在皇后萧芷若的寝宫内,几个孩子也在地毯上开心的玩着,似乎天塌地陷也跟他们没有关系,把身负重任的穆星河羡慕的不得了。

“皇上,你回来了,”萧芷若见穆星河回来,连忙将手中的蜜饯放在一旁,贴心的跑到他身边帮他脱下外袍。

“太后也在啊,之前你那个叫黄人杰的侄子确实有些不像话,我已经将他罢官了,这次就留他一命,不过以后就不要让他做官了,也免得耽误生民。”穆星河站在一旁,对着皇太后说道。

知晓穆星河为人的皇太后点点头,她也知道,如果不是自己的侄子,按照穆星河的脾气只怕这个黄人杰是非死不了的。

既然穆星河主动的提起来这件事,皇太后也默默点头,笑着说:

“没事儿,皇上能够留他一命已经是他的造化了,我也觉得这些事情很烦人,这个侄子确实不给我争气,就让他回家去吧,做个好老百姓也是他的福分。”

皇帝这边轻易的将一件事情给挑开说明情况,也就揭过去了,可至于到丞相的身上发生的事情,可就并没有那么好揭过去。

坐在书房的丞相一脸生无可恋,他满脸褶皱的脸说写满了无奈二字。

二公子刚刚从丞相精心配制的秘密地出来,当看到自己老父亲这一副表情,还以为是皇帝又故意捉弄他,于是连忙道上一杯茶,贴心的问道:

“是皇上又出难题了吗,还是朝堂之上又有什么新麻烦了。”

看到自己的儿子递来的茶,丞相有气无力的摆摆手,说道:

“这次不是皇帝给我出了难题,可也算是我自己要给自己出难题了,咱们这位皇帝是个大手笔,他居然要趁着这个时候把白虎帝国靠近峰国的三个州给吞并了。

而且,现在进攻的命令已经发走,我是被要求负责起草诏书,给白虎帝国的诏书,这件事还真是为难我了,真的不知道我该怎么样写才好。”

当听到玄武帝国要进攻白虎帝国,二公子反而没有那么震惊,只是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落寞的说道:

“父亲,当年白虎帝国比玄武帝国强盛,有随时可以将玄武帝国吞并的危险,可现如今,这俩国的实力已经实现了逆转,我们是不是真的该考虑下一步计划,不能再和白虎帝国捆绑在一起,不然的话只怕到时候我们会左右为难,甚至成为中间的牺牲品。”

被自己儿子这么说,丞相的心里也跟着不好受,当年被白虎帝国给策动,还心里挺高兴的,坐着美梦,以为自己可以在白虎帝国的帮助下拿下所有玄武帝国的权利,进而改朝换代。

在某一刻,丞相自以为成功了,满朝文武大部分都是自己的人,六部的尚书也都是自己的人,皇帝甚至都被自己将近架空,除了一个麒麟军,其他的都不敢违抗自己,可偏偏就是坏在了麒麟军,坏在了麒麟军天然继承者穆星河的手里。

自从穆星河接管了玄武帝国,不是在打压文官,就是以武立国,对于这些手中无兵的文官也是不断的打压,动不动就血洗,现在的朝堂,哪怕还是有着自己的绝对优势,可穆星河这个皇帝想要做的事情他反对也没有用了。

特别是穆星河对于白虎帝国的战斗不断胜利的刺激下,玄武帝国隐隐有了穆星河一人天下的趋势,所有人都将穆星河立为玄武帝国的救星。

丞相看向自己的儿子,有些无奈的问道;

“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我可不是一次想过这件事,想着赶快和白虎帝国进行切割,可我们又有什么资格和一个白虎帝国讲条件,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不得罪白虎帝国,同时也不引起皇帝的猜忌。

今天回来的路上,我也想了,是不是自己应该主动的犯错,让皇帝将我贬谪,也可以远离这个朝堂,为你们争取一点时间,同时也不让白虎帝国对我过度依赖。

作为玄武帝国地丞相,我不能尽心尽责地为玄武帝国办事,反而要时不时的给白虎帝国传递消息,这不是要玩火自焚吗,我有点受不了了,现在想要快点逃离这个圈子,给自己冷一冷。”

听到自己父亲已经有了隐退的想法,二公子也知道了他的困境,不过自己势单力薄,也没有什么实在能帮上忙的。于是只好说道:

“父亲,这朝堂还离不开您,更何况,皇帝虽然掌控了大局,可您老人家已经在朝堂之上浸润了三十年,又怎么能轻易的撤身呢,您的位置已经不是自己可以选择的时候了。

皇帝现在是要用你来掌控百官,若是他已经掌控文官这个集体,只怕父亲您也快被皇帝移除朝堂之上。”

老丞相苦笑一声,点点头说道:

“是啊,这个位置已经不是自己能掌控的了,可惜啊可惜,皇帝正在不断的打压我,分散我的势力,只怕在不久的将来,皇帝也会把我给移除,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可是,如何在这样的环境下保全咱们一家,这个就是一个问题了,我实在是想不好,自己如何可以在白虎帝国和玄武帝国两头游走,这要是被发现,咱们的九族都跑不掉。这才是我最为担心的。”

“您不必担心,现在我们也还有一两万的人马在手里,将来如果皇帝真的要对我们家动手,我会尽快的安排手下之人,保全我们全家,躲到一个玄武帝国找不到的地方,”二公子为自己的老子宽心,虽然他也知道,若是穆星河真的想要丞相一家人的性命,只是在一抬手之间罢了。

“好了,咱们不提这件事,现在你给我研磨,我得尽快的把这份诏书写好,明天就交给皇帝,他要交给白虎帝国的皇帝呢。”丞相振作了一下精神,端坐在椅子上准备替皇帝起草诏书。

二公子点点头,起身给自己的父亲来研磨,可又在丞相提笔的时候问道;

“我们是不是应该把这件事提前告诉白虎帝国,哪怕他们知道的晚一些,经过我们的告诉,相信白虎帝国也不会怪罪我们。

若是我们不告诉他们,只怕白虎帝国会因此怪罪我们的。”

思虑良久,丞相沉甸甸的吐出两字:

“好吧。”

二公子也点点头,随后将这一消息通过特殊渠道告知了白虎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