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一天之后,一个地理位置略高的城门已经没有积水,穆星河等人这才开始慢慢的出城,那些蒸汽车也缓缓的启动,还好建造的比较结实,不然这场大雨真的要把这些蒸汽车给泡坏了不可。

游玩的时候走路很慢,要一边游玩,一边休息,而返程时,众人走的都是已经游玩过的路线,并没有刻意的停留,除了几段被暴雨泡的路不好走外,其他的官道都是被大青石铺就,很适合蒸汽车行驶。

两天后,在泾江行宫内,穆星河还是接到了白虎帝国和峰国又开始打仗的具体消息,甚至,这次和白虎帝国一起进攻峰国的还有久无消息的羌国。

当手下的丙七第一次将这消息告知穆星河时,正在和孙胖子商量官吏进修学院的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被一旁的孙胖子提醒,这才反应过来。

“你说什么?羌国和白虎帝国一起向峰国进攻了?还是利用之前我给她的先进武器,甚至还走了那条我运矿石的大道。”穆星河大怒而起,黑着脸将一旁的茶杯举起扔到地上。

“砰”的一声,茶杯破碎,在这屋子里的人再也没有人敢大声喘气,生怕穆星河会把自己心里的怒气发泄到他们的身上。

“这个羌梦蝶,究竟有什么不知足的,我已经给了她最好的,甚至她手下都被我派人手把手教导该怎么样运用这些火器,可她转过头就和白虎帝国来联手欺负峰国,真是岂有此理。”

愤怒不已的穆星河将羌梦蝶狠狠的骂了一通,可事情已经发生了,自己必须要做出些什么来阻止这件事被扩大,也防止峰国真的被这俩国联手给灭掉,到那时候,自己的御工坊就真的没有铁矿石可用了。

“这件事情我们玄武帝国必须要出手,必须终止这场大战,必须终止。”穆星河在房间内来回踱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顺便找来了这边境的地图。

边境地图上,穆星河指着刚刚被自己分给自己与羌梦蝶儿子的土地,问道:

“这片土地我不是已经给了羌国的皇子吗,那边境是不是还有我们的人,派他们立即起程,跨越边境,前往峰国境内,保护好峰国,另外,给羌国的羌梦蝶下达最后的通牒,倘若她不肯从峰国撤兵,那我玄武帝国就要采取必要的行动来保护峰国。

再给白虎帝国皇帝写一封信,告诉他,我绝对不会坐视白虎帝国将峰国给吞并的,白虎帝国最好快点撤兵,否则,我玄武帝国将会派兵参与这场战争,帮助峰国战胜入侵者。

穆星河本想好好的让自己遭灾的地方好好的休养生息,今年不再动干戈。可现在的情况却让他不得不改变策略,这场仗只怕是非打不可。

最令穆星河觉得不舒服的就是这个与自己生育过一个孩子的羌梦蝶,真的敢和白虎帝国这么明目张胆的在一起,还一起进攻峰国。

既然她已经不仁,那我也要做出了点事情,先礼后兵,也免得到时候闹的太难看,穆星河在心中默默承受着这巨大压力,也在期许这羌梦蝶可以迷途知返,尽快的从峰国境内撤出来。

天已黑,但行宫内的穆星河与众多跟着他出巡的大臣们还都没有睡觉,大家都在听取着最新的消息,峰国的战争已经将所有的目光吸引过去,哪怕是一个七品礼部小官也知道,玄武帝国的发展离不开峰国的铁矿石,这场关乎峰国国运的战争,也在一方面影响着玄武帝国的发展。

“现在各地的粮食不都已经丰收了吗,孙亿,你负责协调一下调拨粮食,给那些受灾的地区分发粮食,但是要注意,不能被蛀虫吃掉,要切切实实用到正地方。”穆星河先将眼前国内的赈灾解决,而孙亿领了任务,则退下开始带着人开始协调赈灾,剩下的人都站在一旁,不敢喘大气,生怕皇帝会生气发脾气到自己身上。

“丞相,现在朝廷内有什么意见,大家都是怎么看都,这场事我们玄武帝国到底要不要参与,进行多大程度的去参与。”穆星河有些疲倦的揉揉眼,顺带着用眼角的余光看着站在离自己最近位置的丞相。

同样是被临时叫醒的丞相却依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面容,听到了穆星河的问话,他先是一愣,随后却谨慎无比的说道:

“此事事发突然,还请大家多议论一下,也好让这消息完全透彻,说实在的,这场事太突然,我没有准备。”

紧接着,他知道自己如果不表态,穆星河肯定不会放过他,于是又连忙继续说道:

“皇上,峰国是我们玄武帝国发展不可缺少的伙伴,峰国的铁矿石也是我们玄武帝国发展的最重要物资,按道理我们应该参与的。

不过,此事现在又掺和进来一个羌国,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毕竟这羌国特殊,她还是我们玄武帝国的盟友。”

说完,丞相还是略带紧张的看了一眼坐在高台之上的穆星河的表情,直到发现后者并没有什么异常,这才放心起来。

丞相说法很委婉,但是也说出来大部分人的顾虑,倘若只是白虎帝国参与其中,那大家伙儿的意见就会很统一,无非是打就完了,可一牵扯到和玄武帝国关系密切的羌国,这些人的心里就开始打嘀咕,皇帝会怎么样应对。

现在丞相也说出来自己的意见,作为兵部尚书的南不疑也站出来、朝着穆星河恭敬的施礼道:

“皇上,现在应该快点反应,尽早对白虎帝国进行反包围,让他困在峰国内不敢出来,若是他执意要扩大规模,那我们玄武帝国也绝不惯着他。

至于羌国那边,他们与峰国之前也早有矛盾,现在也不过是不出意外的爆发出来罢了,不过令人震惊的是他们居然和白虎帝国一起行动起来,这一点让我没有想到。

要不,羌国那边我们也派出一部分人,现在我们只能一边等羌国和白虎帝国的回应,一边积极部署手下的队伍前往峰国。”

这两国这么气势汹汹的进攻,只怕不会善了,穆星河更担心这些人给自己进行个拖字诀,到那时自己也没辙,只能承认这样的既定事实。

“这样吧,现在令驻扎在广湖地区的士兵去峰国,先抵挡住白虎帝国的进攻,务必抵挡住,关键时刻,可以尽全力进攻,运用一切手段阻止白虎帝国。

至于羌国的事情,我派驻扎在边境的叶美仁带领人手去阻止,说是阻止,但是不能是只挨打不还手,倘若羌国连我们玄武帝国都要进攻,那就给我收拾她一顿,没有关系的。”

商议好了既定的对策,穆星河这才把那些大臣给放走,但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还是会免不了想起羌梦蝶。

这个和自己生了孩子的女人,从自己见她第一面就知道这个人不简单,够狠辣,也有手段,可自己还是没有抵抗住诱惑,和她发生了关系。

有了孩子的牵绊,穆星河对于她的感情就更加复杂了,从多处忍让到给她土地以及全心全意的支持,这样的努力却没有换来她的满足,这让穆星河感到很沮丧。

但回过头一想,穆星河还是选择要和她硬刚一下,免得到时候这件事发展到自己控制不了的地步,哪怕是自己最后把羌国攻破,把羌梦蝶给囚禁起来,立自己儿子为羌国新国王,也要阻止现在羌国与峰国之间的战争。

回到寝宫,古笑歌乖巧的站在一旁为自己脱去衣服,一边又说道:

“皇上,咱们又该大战一场,是不是也要牵连羌国,这羌国可是…….”

古笑歌没有把话说明,但她自认为自己与羌梦蝶有些相似之处,都是穆星河的女人,而且自己还代表着另个国家,这让古笑歌对于羌梦蝶的命运有着感同身受的奇妙认同。

穆星河虽然不喜欢羌梦蝶,但终归是自己儿子的母亲,自己也不好意思对她下死手,可现在看来,自己如果不下死手,只怕她还会以为自己宠着她不会乱来。古笑歌能问出这样的问题也不出乎意料,但穆星河还是想了想,这才回答道:

“没关系,你可以说这些,不就是生了孩子,想要拿孩子作为要挟我的工具吗,我看她是痴心妄想。

只要她老老实实的在羌国做女王,别乱来,我愿意终身替她提供保护,可现在她居然联合起白虎帝国,一个和玄武帝国有着重大仇恨的帝国,就是我要原谅她,我作为皇帝的身份也不能原谅她,这个女人算是做到头了,至于后期的发展,就看她自己能不能幡然醒悟,如果她不能醒悟,我不介意让我那个不满两岁的儿子登上羌国王位。”

放完狠话,穆星河抱着古笑歌来到床前,笑着问道:

“你是不是也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害怕将来羌国的事情发生在胡国身上?”

还不等她回复,穆星河便在她的红唇上亲亲吻了一口,笑着解释说:

“不必这样担心,胡国和羌国的情况不同,而且,你和羌梦蝶的情况也不同,不必担心她的事情会发生到你的身上,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解释过,古笑歌也点点头,她知道自己与羌梦蝶的不同,也知道胡国与羌国的不同,之前的担心也是无来由的担忧,现在被穆星河这么一解释,自己也就放下心来。

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正在峰国境内打响,而在峰国的王城内,已经垂垂老矣的老国王还在苦苦支撑,他已经一天一夜没有睡觉了,亡国之危已经在脚下,他又如何能安心入睡。

同样鸡飞狗跳的还有满朝文物,纵然是峰国比较强横,不会轻易认输,可面对羌国与白虎帝国的强势进攻,那一个人还能有信心可以战胜敌人,保住峰国。

“现在峰国已经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你们也都给我出出主意,怎么办才好,怎么办才能把这死局走活,怎么样才能让峰国免于被灭国的危机。”老国王有气无力的说着,可自己却已经心乱如麻,早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一直负责和玄武帝国交接的大臣这时候站出来提议:

“国王,眼下只有请求外援才能免于灭国之危,我们与玄武帝国的关系一向很亲密,再加上玄武帝国一直比较依赖于我们峰国的铁矿石,是不是咱们可以向玄武帝国请求一下,让他们也可以介入,从中解决我们峰国当前面对的危机,”

他的这个提议获得了大部分大臣的赞同,眼下凭借峰国的一己之力绝对不可能解决掉这个危机,能够依赖的也只有玄武帝国这个大国,但他的建议却被老国王给泼了一盆冷水。

“你说这个提议如果只面对白虎帝国完看没有问题,可你别忘了,这其中还有一个和玄武帝国皇帝关系复杂的羌国,羌国女王的孩子可是玄武帝国皇帝的儿子,你想一想这样下关系,玄武帝国的穆星河可能出兵为了我峰国去得罪羌国吗?”

老国王说完还不解气,又继续说道:

“这个羌国的女王早已经觊觎我们峰国很久,只怕谋划这场大局也不是一天两天,我想,甚至这场戏已经得到了玄武帝国皇帝的默许,所以她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进攻,照这么看来,只怕我们的想要支援是不可能了,玄武帝国不会再像之前那样帮助我们的。”

正当所有人绝望时,一直驻扎在峰国境内协调各项事务的玄武帝国代表这时候求见了峰国国王。

老国王这才意识到事情可能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高兴之余,他连忙将人请了进来。

“峰国国王,就在来求见你之前,我已经接到了我们玄武帝国的皇帝的指示,他命令我全力支持峰国的工作,另外,还请我转告给国王,玄武帝国皇帝已经就峰国当前面对的危机给羌国与白虎帝国的皇帝去了一封信,阐明了玄武帝国的立场,甚至给他们下了最后通牒,倘若他们不从峰国境内撤出去,那么我玄武帝国将会立即加入战争之内,与峰国一道,将入侵的敌人打败。”

得到了这样铿锵有力的支持,峰国的老国王再也不摆臭脸,甚至激动的朝天看去,热泪盈眶的说道:

“上天不亡我峰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