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3sG"><small id="kQ"><big id="11y"><ruby id="Nwf"><ruby id="CQJL"><table id="3Sh"></table></ruby></ruby></big></small><mark id="a7"><small id="TjN"><track id="G77M"></track></small></mark></td><address id="el8"><track id="WCXQ"><meueitem id="jL"><meueitem id="z4oa"></meueitem></meueitem></track><address id="icdb"></address><dl id="nbl"></dl></address><legend id="4WGv"></legend><meueitem id="l04"></meueitem>
<address id="IpE"><java id="d7"></java></address><font id="5aus"><menuitem id="4R"><dl id="qV9"><ruby id="94dG"></ruby></dl></menuitem></font>
<track id="BgP"></track><small id="5u"><video id="ZilR"><pre id="dK"></pre></video></small>
<del id="zZAI"><legend id="xiZP"></legend></del><track id="z2"></track>
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陈非在离开恒海战术兵器集团常务副总经理赵连栋的办公室前,还额外达成了一项约定。

小妹陈萌若是在人工智能专业领域学有所成,由赵副总经理推荐加入集团公司的“亚当”研发项目组。

这也不枉陈非顶着枪林弹雨,冒险将“亚当”从美洲联邦带回本土,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

将老妹安全送回了家,陈非这才踏上返回911空勤基地的旅程。

嗯,还有一只大猫。

不再是以宠物的身份被塞进箱子里办航空托运,而是以魔兽的身份堂堂正正的占了一张座位票。

陈小妹下手太黑,把堂堂人位七阶的魔兽给破了防,硬生生薅秃了好几处皮毛,再留下来,非得全秃了不可。

这只金瞳碧心狸干脆赖上了陈非,必须包吃包住还不干活儿,直到皮毛全部养回来才行。

陈非倒是无所谓,好歹一个月才三千星元,吃基地的,住基地的,说不定还能公费报销。

其实不带走也是不行,这货太能吃,也太能拉。

家里的买菜都快成了力气活儿,对于普通人来说,养一只魔兽的负担实在是太大了。

当然,小啾除外。

起步点极低的净光雀个头小,吃的也少,小鸡饲料加面包虫就能管饱,一个月的伙食开支都不会超过两百星元。

-

几乎一整夜,直至天明,都是在漫长的飞行中度过。

当陈非和金瞳碧心狸二郎乘坐的国际航班抵达距离兴都库什山区最近的公共机场时,整个飞行时间在十二小时左右,天色却依然全黑,这当然是时差的缘程。

陈非家乡那里早已经大亮,人们都开始上工了,这里的人依旧还是大多处于梦乡之中。

在机场吃了一顿死贵死贵的早餐,这只金瞳碧心狸自个儿就毫无压力的干掉了三千多星元的烤牛肉,它那点儿工资完全就是个玩笑,重点在包吃包住上,要不是可以公费,陈非直接给这货用实心馒头塞饱不可。

恒海战术兵器集团的承诺提前一天抵达了这座公共机场,一人多高的专用运输箱,有密码锁,还有委托的防务公司负责押运。

接单的是一家大型军事承包商,实力雄厚,与当初处于全盛状态的天启防务集团不遑多让,正因为如此,才不会为了一具主权现役的单兵战术铠甲做出监守自盗的事情。

事实上也没有谁轻易敢打这具单兵战术铠甲的主意,为主权提供军事装备的专业供应商恒海战术兵器集团会教对方重新投胎做人。

“魔兽?”

负责押运的小队长上下打量了陈非身边的大猫。

“嗯,金瞳碧心狸,名字叫‘二郎’!”

能够认出大猫真实身份的,陈非并不介意彼此介绍一下。

“你好!”

金瞳碧心狸伸出了爪子。

“你好,二郎!”

押运小队长一本正经的跟金瞳碧心狸握了个爪。

跟智慧种打交道,就得当人看。

他回转身,摸出一张名片,递向陈非。

“我是哥萨克安全公司的行动部阿尔法大队c小队队长,艾索克·克里斯蒂安,以后若是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找我!”

尽管同行即冤家,但是行业排名第19的哥萨克安全公司与啾防务公司却并没有多少利益冲突之处,哪怕见了面,也能很放松的聊上几句。

啾防务公司近期在行业内风头正劲,知名度相当高,踩着老东家天启防务集团的脑袋确立了自己的江湖地位。

如今又搞来一具恒海战术兵器集团生产的单兵战术铠甲,难免让人浮想连篇。

虽然啾防务公司是一家初创的小型军事承包商,底蕴未足,但是实力和人脉关系却不能小看的样子。

“好的,艾索克队长!”

陈非收下了名片,他却没有名片与对方交换。

区区一个机修工,要名片有个什么用,拿哈娜boss的名片出来又有些不伦不类。

反正啾防务公司的联系方式又不是什么秘密,对方若是主动联系,应该很容易找到他。

“我们就送到这里,请务必注意安全。”

押运小队长艾索克·克里斯蒂安重重一踏地面,敬了一个礼。

同时大吼了一声“哥萨克!”

“哥萨克!”

十几名全副武装的队员同样立正敬礼,异口同声的大吼。

他们目送着陈非带着货物,离开了交割现场。

现场交割了这具空战截击型“飞龙”单兵战术铠甲,陈非找了个机场员工,塞了一张十星元的现钞,对方立刻欢天喜地的推来一辆手推板车,将装有单兵战术铠甲的专用运输箱送往停机坪。

早已得到消息的911空勤基地专门派了小型运输机来接,陈非开过来的那架“大嘴怪”则被“真香”中队的同事提前开了回去。

与陈非一起抵达停机坪的,还有一个意料之外的家伙。

“咦!‘菜鸟’,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一个背着大行李包的年轻人正目瞪口呆的指着陈非。

“‘熊猫爪’?”

陈非楞了楞,第一时间叫出了对方的飞行代号。

跟自己在老戴维的eagle-鹰巢私人机场参加同期高级飞行培训班的学员“熊猫爪”坦普恩·施奈德,这家伙的志愿是加入军事承包商这一行。

再看看离得不远的啾防务公司所属小型运输机,陈非的心里有了明悟,说道:“‘熊猫爪’,你找到工作了吗?难道是……”

他求证般看向附近那架小型运输机,新刷的涂装上面写着“啾防务”三个大字。

“你怎么知道的?”

“熊猫爪”坦普恩·施奈德一脸的不太自然。

在eagle-鹰巢私人机场的时候,他被陈非给虐的不轻,如今再次看到对方,那些最不愿回想的心理阴影一下子再次涌上心头,这可真是无比糟糕的感觉。

自己刚找的活儿,竟然又遇上了非常不爽的家伙。

“啾防务?啊!‘真香’中队的新队员是吗?”

陈非却没打算放过对方。

妈德,连“真香”中队的名字都报了出来,这会儿就连傻子都能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了,“熊猫爪”坦普恩·施奈德脸都黑了,气呼呼地说道:“劳资不干了!”

eagle-鹰巢私人机场的时候就被虐的够呛,他可不想一直被虐下去。

有老戴维的培训认证,哪儿还怕找不到活儿干。

“二郎,把他抓回来,扔进机舱去!”

陈非向身边的大猫使了个眼色。

“呵呵,小朋友,你要去哪里啊?”

金瞳碧心狸立刻发出刺耳的怪笑声,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

空气中无形的力量扰动起来,正大踏步走向航站楼方向的年轻人噗通摔了一个结结实实的大马趴。

“诶?”

给陈非推板儿车的机场员工瞪大了眼睛,满脸震惊。

这猫咋会说话呢?

“不,我不要!”

坦普恩·施奈德想要挣扎着爬起来,却被不紧不慢赶上来的金瞳碧心狸二郎一爪子按住。

别看这只大猫体重只有六十多斤,但是爪下这货在力气上面还真不是它的对手。

额头隐藏在花纹中的竖瞳猛然睁开,散发出莹莹异光。

“来,跟我说,我要!”

“……我要!”

得嘞,精神小伙儿一枚到手。

不愧是人位七阶的双系魔兽,这活儿干的利索漂亮。

等到坦普恩·施奈德终于回过神来的时候,猛然从座椅上蹦了起来,却当即被安全带给扯了回去,瞎子点灯,白费劲儿。

他茫然道:“我在哪儿,我要干嘛?”

小圆窗外不断流动的浮云,还在对面座位上正冲着自己呲牙坏笑的大猫。

等等,这不是猫,这是魔兽啊!

“魔,魔兽!!!”

坦普恩·施奈德从牙缝里生生迸出这个词。

“你还想回去吗?我借给你降落伞!”

陈非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绝对是认真的,一个敢要,一个就敢给,直接从后舱门一脚踹飞出去。

既然决定了干军事承包商这一行,就别拿自己的命当命。

当初契科夫大狗熊拽着陈非的时候,就没讲过道理,如今还能指望陈非跟新人讲道理,特么这是啥道理?

“……”

机舱外的世界都是一片浮云,起伏不定的山丘就像一块灰黄色的地毯,这个高度……坦普恩·施奈德一脸惊恐,你是魔鬼吗?

看到这小子不吭声了,陈非笑了笑,语气转为温和的说道:“既然来了,你应该知道啾防务公司的一些情况,这样可以让你活的更久……”

他真是心为了对方好。

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为证,911空勤基地真的不是什么好地方。

经过数小时的飞行,小型运输机终于抵达了位于兴都枯什山区深处的911空勤基地。

一行人已经等在了停机坪上,放眼过去全是熟人。

哈娜boss,契科夫大狗熊,“魔鬼椒”短发妹子,机修长萧明。

飞机刚打开舱门,一个小身影就急急忙忙地扑进了机舱,欢快的鸣叫声在舱内回荡。

“啾,啾,啾!”

“鸟!鸟!”

差点儿没把新人坦普恩·施奈德吓得跌了一个大跟头。

鸟类是飞行器的天敌,只要是飞行员,只要一看到鸟类,不论大小个儿,心里都会冒个半拍。

“‘熊猫爪’,你最需要记住的,就是我们公司的吉祥物,小啾!”

“啾!~”

一片白光毫无征兆的爆发,填满了小型运输机舱内的每一寸角落。

这个见面礼还是那个味儿。

“我的眼睛……”

只有一个惨叫的声音。

小型运输机的两位飞行员早就熟悉这个会用“光暴闪”打招呼的小家伙,在停稳飞机后,连头盔墨镜都没掀起来,自始至终都很淡定。

金瞳碧心狸二郎更是个老炮儿,早就听说陈非有一只人位三阶的净光雀,第一时间就眯起了眼睛,因为它是人位七阶的魔兽,对于低阶的魔法有一定的抗性,眨了几下眼睛,就恢复了正常。

“小调皮,扔个光愈术。”

陈非捉住在自己身上扑腾的小家伙,点了点它的小脑袋。

-


<td id="3sG"><small id="kQ"><big id="11y"><ruby id="Nwf"><ruby id="CQJL"><table id="3Sh"></table></ruby></ruby></big></small><mark id="a7"><small id="TjN"><track id="G77M"></track></small></mark></td><address id="el8"><track id="WCXQ"><meueitem id="jL"><meueitem id="z4oa"></meueitem></meueitem></track><address id="icdb"></address><dl id="nbl"></dl></address><legend id="4WGv"></legend><meueitem id="l04"></meueitem>
<address id="IpE"><java id="d7"></java></address><font id="5aus"><menuitem id="4R"><dl id="qV9"><ruby id="94dG"></ruby></dl></menuitem></font>
<track id="BgP"></track><small id="5u"><video id="ZilR"><pre id="dK"></pre></video></small>
<del id="zZAI"><legend id="xiZP"></legend></del><track id="z2"></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