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3sG"><small id="kQ"><big id="11y"><ruby id="Nwf"><ruby id="CQJL"><table id="3Sh"></table></ruby></ruby></big></small><mark id="a7"><small id="TjN"><track id="G77M"></track></small></mark></td><address id="el8"><track id="WCXQ"><meueitem id="jL"><meueitem id="z4oa"></meueitem></meueitem></track><address id="icdb"></address><dl id="nbl"></dl></address><legend id="4WGv"></legend><meueitem id="l04"></meueitem>
<address id="IpE"><java id="d7"></java></address><font id="5aus"><menuitem id="4R"><dl id="qV9"><ruby id="94dG"></ruby></dl></menuitem></font>
<track id="BgP"></track><small id="5u"><video id="ZilR"><pre id="dK"></pre></video></small>
<del id="zZAI"><legend id="xiZP"></legend></del><track id="z2"></track>
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武道是以武为修行,为追求真理的第一途径。武道精神,是以武止伐,平息干戈,从矛盾争斗中找到互助统一的最终目标,武力不是暴力,不是为了杀戮而杀戮,为了战斗而战斗,而是为了迅速制止杀戮和战斗,为了保护和守卫众生,迫不得已,不得不发是以仁心推己及人,化干戈为知己,合天地于一气。天色暗了下来,武安城外,西南方向的森林深处山谷里有一条龙脉,早几年被徐凌发现,在山谷外面设了禁制,只有徐凌和他的大徒弟宋天化才能进入,供徒弟七人修炼,这也是短短几年,为何七人都能够突破至伪武境。因为不缺资源,山谷之内龙脉中浓郁的灵气受到禁制影响,浓缩于山谷中形成雾化,再不停地浓缩至液化,于是宋天化将龙脉上方的地面挖出一个梯形大坑用以承载液化灵气。

    "

    禁制也只是限制了大半部分灵气外泄,还是有少数灵气透过禁制向外传播开来,苏瑾辉就是第一个发现异常的外人。

    苏瑾辉朝着散发灵气的来源走去,看到灵气散发之地竟是老六口中所说的山谷,这回算是意外收获吧。

    山谷外的必经之路只有十几颗树,很难隐藏身形,苏瑾辉走近小树林,正准备往山谷中走去。

    只听到"唿"地一声破空,一道三尺长的青色剑锋从其中一棵树上刺出,破空震响迎面袭来,苏瑾辉早就知道这里有人,拔出腰间金蛇剑与之相迎,两把剑剑尖所撞击,双方力量从剑尖处往旁边宣泄出去,气浪滚滚真气纵横,吹的十几颗大树东歪西倒转眼不见踪影。

    苏瑾辉借着与三尺青锋对峙之时,从两把剑上闪烁的光芒照耀之下看清来人是一名粗壮汉子,身穿灰色布衣,面容阴沉神色凝重,左眼角旁边还有一道刀疤延伸至右嘴边,黑夜之中更添几分可怖。

    这就是老六口中的老二吧,苏瑾辉看老二手持三尺青锋与自己剑尖相碰迟迟不撒手,完全是想消耗自己的真气,于是空出来的左手放于金蛇剑剑柄之处,顺着真气涌向剑尖处,一股极寒之力从金蛇剑剑尖处将三尺青锋剑尖所冻结,还未蔓延至对方剑柄处,苏瑾辉一推真气而往,冻结之处被震碎,壮汉被逼的连连后退,再一看手中的三尺青锋只剩下了一尺半,露出惊异的神情。

    这次交锋苏瑾辉以金蛇剑所拥有的特性能力而获胜利,苏瑾辉看着老二说道:"报上名来,我或许可以让你死的痛快点。"

    老二笑道:"得了便宜还卖乖,要不是你手中金剑乃顶级下阶武器,恐怕你刚才早已耗光了真气,被我后面的剑招所杀。"

    "

    苏瑾辉元神外放检测老二修为,收回后头痛道:"伪武境八重?看来你是打算跟我拼命咯?"

    老二脸色凝重说道:"恩师用这个地方造就我们七人,这里在我们心中是最神圣的地方,今天无论如何你都是进不去的。"

    苏瑾辉笑了,头往前探了探问道:"若是我今天非要进去不可呢?"

    老二右边嘴角到左眼角的刀疤抽搐了一下,说道:"今早我剑道又进一步,你不是我的对手,想进去大可一试。"

    苏瑾辉脸上笑意更加浓重,双眼露出精光,说道:"是吗?好久没有跟同阶对手对抗了,今天就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如此猖狂大放厥词。"

    说完右手抓住左肩处的橙色锦袍,往上一掀,露出一身精轧肌肉,前胸后背共计七处刀痕十道剑痕尽显无疑,这十七道刀剑痕迹,有的深可入骨有的只伤及皮肉。左肋下还有一道小伤口为暗器所伤,却用针线缝了四十余针,从轮廓上来看是四刃开槽暗器,具体是什么暗器恐怕得问他自己了。

    橙色锦袍还未落地,苏瑾辉握紧金蛇剑化身一道鬼影就朝着老二发动了密集攻势,第一剑迎面佯刺胸口,第二剑划断老二右手手筋,第三剑被老二左手接住青锋挡住,老二贴近苏瑾辉反手一击,青锋划向苏瑾辉咽喉。一道入肉三寸的伤口出现在苏瑾辉脖间,滴滴作响血涌如泉,要不是青锋断了一尺半恐怕苏瑾辉现在就已经人头落地了,第四剑苏瑾辉返身将老二左手砍断,老二用秘技血燃一线将自身丧失的血液聚于一处,形成一把四尺长的血剑,用元神操控血剑不断对苏瑾辉劈砍,斩击。

    苏瑾辉步步败退,血剑所劈出的每一剑,强大的力道和反震之力都从金蛇剑上传递至苏瑾辉右手上,局面对苏瑾辉渐渐不利。

    苏瑾辉每次化身鬼影绕过血剑直取老二,停下后血剑又出现在自己眼前,如附骨之疽一般不断进行斩击劈砍,慌忙应对中苏瑾辉发出两道剑气,一道削向老二双腿,一道划向眉心,老二一个空翻躲掉两道剑气,血剑返身击向苏瑾辉头部,苏瑾辉双手朝头顶撑剑抵御,巨大的力道直接将苏瑾辉身边地面击沉,凹陷三尺有余,双手虎口震街裂不断渗出血液,苏瑾辉脖间不断流出鲜血,体内被巨大的力量震击,一口老血涌向喉间,被苏瑾辉生生咽了下去,苏瑾辉再度摧动金蛇剑,架在苏瑾辉头顶上的血剑被金蛇剑传递的极寒之力所冻结,苏瑾辉二推真气将被冻结的血剑震碎。

    "

    苏瑾辉来不及喘息又出第五剑,化身鬼影极速突进,直接将老二头颅斩下,苏瑾辉对着老二头颅说道:"我今天就是要当着你的面进山谷,你又能怎么着?"

    说完苏瑾辉仰头大笑,老二元神松动,可怖的脸上刀疤颤动,苏瑾辉大惊,松开老二的头颅后一脚往天空踢去,老二的头颅瞬间升天,一股庞大的爆炸声随后响起,夜间的天空中出现剧烈的真气波动,横扫周边席卷地面,元神自爆所散发出的蓝光涟漪将武安城范围内整个夜空照亮。

    苏瑾辉即使短时间做出了最正确的处理,仍然是被老二元神自爆的余波所覆盖,上身出现无数细小伤口,体内五脏六腑被冲击波震裂,趴在地上口鼻溢血,原本和老二大战数回合受了伤,这下伤势更加严重了,全身动弹不得,随便来个凝神境修者都能将自己擒杀。

    苏瑾辉无力趴在地上,突然感觉到一道不是很友善的目光盯着自己,大惊失色冷汗横流,这里难道还有高手隐藏了身形?

    自己刚刚居然没有察觉到,要么跟自己修为差不多,要么就是比自己还要厉害的伪武境九重或巅峰。

    那道目光苏瑾辉现在无力查看,大概率是被刚刚老二自爆的蓝色光芒所吸引,这道目光的主人极有可能就是他们所说的老大,想到这苏瑾辉咽了咽口水,耳边突然出现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苏瑾辉吓坏了,曾几何时在烈州还有自己所惧怕的人?要不是身受重伤,苏瑾辉绝对有一百种法子整死他,然而心中这些威胁却阻止不了脚步声越来越近,难道我苏瑾辉命绝于此了吗?

    "

    急促的脚步声临近,那道目光也随之消失,听这脚步声不是一个人?苏瑾辉很想回头查看,可他动不了了。

    "苏大人,你没事吧?我们来晚了。"苏瑾辉听到了耳熟的声音这才松了口气,原来是统领四使五使六使三人,苏瑾辉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统领四使回道:"有一道元神从南边闯进森林中,我们怕有什么变数,于是自作主张撤掉了南边的封锁,进森林向你禀告,找了许久只寻到四具不完整的尸体,猜想你还在往森林中对付其它两人,刚刚看到了元神自爆的蓝色光芒,于是往这边寻来。"

    苏瑾辉回道:"这人与我撕斗数回合,耗去我大量真气,原来是打算与我同归于尽,还好我早一步察觉,不然你们连我的尸首恐怕都找不到了。"

    统领四使问道:"苏大人,还有一人呢?既然你现在身受重伤,我们召集其他九名统领使一块把他办了。"

    苏瑾辉只指示道:"去西北方向的阁楼。"

    统领五使从戒指中取出担架和统领六使小心翼翼地把苏瑾辉抬到担架上,统领四使负责沿路警戒。

    这是苏瑾辉出道以来打的最惨烈的一战,要不是烈州主城赐予他的金蛇剑,这把海底极阴之铁所打造的顶级武器,恐怕一开始就输了,更是支撑不到老二释放出秘技。

    周围景象不断变换,好一会才到了刚进森林的阁楼之处,统领四使吹了声尖锐的口哨,其他六名负责埋伏的统领使,都显出踪迹来,两人从不远处的树上跳下,另两人从草丛中钻了出来,还两人破土而出。

    看到苏瑾辉上身的许多伤痕都低下了头,苏大人永远都是这般身先士卒,心里的敬佩更是难于言表,苏瑾辉指着阁楼用微弱的声音说道:"还有一人就藏在阁楼中的密室中,他是害冬儿的主谋,给我抓活的!"

    说完苏瑾辉失血过多晕倒了过去。

    七人进阁楼搜寻,到处拨弄敲打一番,屁大点的地方一下子就搜寻出地窖来,一道刀光从地窖中闪现,被七人轻而易举所挡住,七人跳进地窖中,紧接着从地窖中揪出一名瘦汉来,瘦汉左手右腿被七人打断,被拴上限制修为的脚镣,瘦汉一下子跟普通人无异,统领四使去召回封锁西边乱葬岗的三人,其他八名统领使簇拥着苏瑾辉和瘦汉回城。
  
<td id="3sG"><small id="kQ"><big id="11y"><ruby id="Nwf"><ruby id="CQJL"><table id="3Sh"></table></ruby></ruby></big></small><mark id="a7"><small id="TjN"><track id="G77M"></track></small></mark></td><address id="el8"><track id="WCXQ"><meueitem id="jL"><meueitem id="z4oa"></meueitem></meueitem></track><address id="icdb"></address><dl id="nbl"></dl></address><legend id="4WGv"></legend><meueitem id="l04"></meueitem>
<address id="IpE"><java id="d7"></java></address><font id="5aus"><menuitem id="4R"><dl id="qV9"><ruby id="94dG"></ruby></dl></menuitem></font>
<track id="BgP"></track><small id="5u"><video id="ZilR"><pre id="dK"></pre></video></small>
<del id="zZAI"><legend id="xiZP"></legend></del><track id="z2"></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