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人家赵政委找你说话呢。”

韩年又看向了赵刚:“赵政委,怎么了?”

赵刚笑道:“也没什么,我就是看韩厂长你好像不是很有兴致的样子。”

“想问问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吗?”

韩年摇了摇头:“没有,我能有什么心事?”

“我就是在好奇,你们独立团的保卫处怎么不在?”

“我瞅了好几圈也没看见人。”

赵刚解释道:“保卫处的人这个时候大部分都在站岗了,现在就只有保卫干事朱子明没啥事。”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现在应该是跟你们兵工厂的战士们一起,都在隔壁院里。”

“怎么?你找他们有什么事吗?”

韩年笑道:“没啥,就是好奇问问。”

随便吃了点东西之后,韩年道:

“旅长,还有哥几个,你们先吃着喝着,我出去转转。”

然后他也不等几人说话,直接就出了院子。

赵刚见他离开,心里有些疑惑。

于是他也朝着桌子上的人告了一声罪,然后直接就跟了上去。

韩年直接来到了隔壁院子,刚一进门,他就看到了七人小队中的叶明正在跟一个人喝酒聊天。

此人正是韩年一直想要寻找的独立团保卫干事——朱子明。

韩年站在门口朝他们几人招了招手。

小叶子看到了韩年,连忙放下手中的饼子走了出来:

“厂长,有事吗?”

韩年问道:“你们入席之后就一直跟朱子明坐在一起吗?”

小叶子点了点头:“对啊,怎么了?”

韩年又问:“那个朱子明这段时间有没有出去过?”

小叶子思索道:“好像没有吧。”

“我记得开席之后,叶大哥就一直在跟他聊天喝酒,俩人一直持续到现在。”

韩年点了点头:“行,我知道了。”

“你过去让其他人都找个借口溜出来,记得带上枪。”

“不要惊动了其他人,包括叶明和朱子明。”

小叶子一愣,然后低声问道:“厂长,咱们这是有什么任务吗?”

韩年道:“别问那么多,照办就是了。”

小叶子点了点头,然后就回去了。

韩年站在院外没等几分钟,魏大勇他们几个就陆续都跑了出来。

魏大勇问道:“厂长,发生什么事了?”

韩年没有说话,直接招了招手,然后就朝村子后方走去。

魏大勇几人对视了一眼,虽然不明白韩年是什么意思,但还是跟了上去。

韩年带着他们来到了村后的悬崖边,看着众人疑惑的眼神,他解释道:

“我收到了一份线报,独立团里好像是有一位战士被鬼子策反了。”

魏大勇六人闻言纷纷愣住:“厂长,真的假的?”

韩年摆了摆手让他们先安静下来:

“消息是双峰县的一个地下党传出来的,暂时还无法确定其真实性。”

“线报里说,鬼子会有一支精锐部队,近期来偷袭独立团团部。”

“我担心对方会趁着今天李云龙团长大婚的时候过来搞事。”

“所以现在,我命令你们立刻彻查杨村周边的情况。”

“特别是那些阴暗的,易于藏人的角落。”

“如果发现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立刻开枪示警!”

魏大勇六人纷纷应道:“是!厂长!”

就在他们准备分散去查探杨村的情况时,赵刚的声音突然出现:

“韩厂长,你刚刚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韩年看到赵刚就在自己身后,顿时也是一愣。

他问道:“赵政委,你怎么出来了。”

赵刚摇了摇头:“这不重要,我现在只想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韩年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暂时还不清楚。”

“不清楚?”赵刚皱起了眉头:“那这个消息韩厂长是从哪里听到的?”

韩年道:“是双峰县的一个地下党告诉我的。”

“因为暂时还没有证据来证明这份线报的真实性,所以我也就没有告诉其他人。”



赵刚皱着眉思考了许久:“线报里还说了什么?”

韩年道:“根据线报里的信息得知,对方将是一个极为精锐的特殊小分队。”

“赵政委还记得老李刚来杨村时的情况吗?”

“我有种感觉,这将会是同一批人。”

赵刚沉吟了一下:“韩厂长,此事关系太大,我觉得还是需要通知老李一声。”

韩年轻轻摇了摇头:“不,我并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赵刚疑惑道:“为什么?难道韩厂长不相信老李?”

韩年连忙摇头:“当然不是!”

“老李和老孔老丁都是我多年的老朋友了,我了解他们。”

赵刚更不明白了:“那为什么不能告诉他们呢?”

韩年道:“今天是老李大婚的日子,现在这条消息还无法确定其真实性。”

“如果鬼子没来,那我岂不是搅和了老李的好事吗?”

赵刚认真道:“可是,你也没有办法保证一定不会发生不是吗?”

“我觉得我们肯定还是需要提前做好准备才是啊!”

韩年道:“这就是我想要说的。”

“我在线报里只是知道小鬼子要对你们出手,但却不知道他们准备什么时候行动。”

“所以我想,我们可以提早做好准备,随时应对突发事件。”

“至于老李那边,等过了今晚再说吧!”

“否则,万一今天真的是无事发生,就算他不说什么,我心里也过意不去。”

赵刚思索了良久:“那行吧,这段时间,等会儿我让保卫处的人提高警惕,多增加几个暗哨。”

韩年道:“赵政委,我觉得,暗哨的话最好就不要让保卫处的人去了。”

“为什么?”赵刚刚问完,他瞬间反映了过来:“莫非,韩厂长你怀疑内奸就是保卫处的人?”

韩年认真道:“现在没有证据,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但是我觉得,既然是增加暗哨,那就一定要让绝对放心人去做。”

“否则,万一内奸混了进去,局面将会更加被动!”

赵刚点了点头:“好,我明白了。”

“这件事等会儿我会亲自找人安排。”

“不过等到明天的时候,我还是希望韩厂长你能当着大家的面把这件事解释一下。”

“毕竟,老李才是这独立团的团长,而我只是政委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