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随即,饭岛明的声音出现在了门外:“中佐阁下,我是饭岛明啊!”

韩年听到这话赶紧收声,他朝王伟递了一个眼色,然后就从桌子上倒出了一杯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王伟走到门口将门打开。

映入眼帘的正是饭岛明,他的身后还有两个鬼子士兵,鬼子士兵的手里正抬着一台电报机。

韩年连忙疾步迎了上去:“饭岛君,你怎么还亲自送过来了。”

饭岛明笑道:“我这刚好想起来隔壁院子就有一台闲置的电报机,所以就给阁下你送过来了。”

韩年目视两个鬼子士兵将电报机放到了自己的屋子里,他笑道:“真是有劳饭岛君了。”

饭岛明笑道:“中佐阁下真是太客气了,咱们都是同僚,理应互相帮助的。”

韩年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多谢饭岛君的帮助了。”

饭岛明问道:“中佐阁下,你们下了火车之后应该还没有吃东西吧?”

“刚刚我已经吩咐手下的人去准备食物了,想来用不了多会儿就可以吃饭了。”

韩年笑道:“饭岛君想的真是太周到了。”

饭岛明笑道:“支那有一句俗语,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我们大队长松岛少佐在听说了经济课莅临之后,表示一定要热烈欢迎。”

“所以,我们大队长为三位准备了一个小型的酒宴。”

“除了我们大队长松岛少佐之外,12和第13大队的广本少佐和羽田少佐也会出席。”

“酒宴是在我们来之前就已经开始准备了,现在应该已经筹备的差不多了。”

“如果中佐阁下没什么事的话,那咱们就去入席吧?”

韩年听到这话先是一愣,然后笑道:“那太好了,正好趁此机会咱们多多交流一下哈!”

饭岛明点头笑道:“那咱们现在过去入席吧?”

韩年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对魏大勇和王伟说道:“你们在这里把数据都整理清楚,等我回来之后咱们直接与并州城那边联系对比。”

魏大勇和王伟朝着韩年顿首道:“哈依!”

饭岛明看到这个情况瞬间就懵了,他指了指魏大勇和王伟说道:“中佐阁下,小野少佐和春树大尉不过去吗?”

韩年点头道:“并州城那边对于这边的数据很着急,时间比较紧急,所以他们必须留下来把剩下的工作完成。

“待会儿酒宴之后,我给他们带些吃的回来就行了。”

饭岛明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小野少佐和春树大尉不能参加这次酒宴,那可真是太可惜了。”

韩年笑道:“这没办法,咱们都是军人,当然是要以正事为主了。”

“饭岛君,咱们走吧。”

饭岛明点了点头,然后做出了个引路的手势:“中佐阁下,请。”

韩年点了点头,然后直接走了出去。

......

韩年跟着饭岛明走过了四五个小院子,最终来到了一间门口。

饭岛明将门轻轻地推开,然后醉了一个请的姿势:“中佐阁下,请进。”

韩年点了点头,然后直接走了进去。

进门之后,他当即就看到面前摆着一张桌子,在桌子四周围坐着三个军官模样的人。

见到韩年进来,所有人立马都站了起来。

其中坐在最内侧的人直接快步迎了上来:“这位就是经济课的光子中佐吧。”

“我是松岛太郎,欢迎欢迎。”

松岛太郎将韩年拉到了桌子的最里侧之后,他开始笑着向韩年介绍在座的众人:

“光子阁下,这位是第12大队的大队长广本三郎,这位是第13大队的大队长羽田铭...”

松岛太郎每介绍一个人,韩年就起身与之握手一次,一圈下来,总算是把名字记了一个大概。

韩年笑道:“我这次来到榆次也只不过是公事而已,三位大队长还亲自为我设宴,真的是太客气了。”

松岛太郎笑道:“光子阁下这是有所不知啊!”

“这若要是其他的中佐军官过来了,我们顶多也就是见面客道一下,根本不可能设宴款待。”

“但是,光子中佐你可不一样了。”

“哦?”韩年疑惑道:“这有什么区别吗?”

羽田铭笑道:“光子中佐有所不知,我们三人的老家可都是神户附近的。”

韩年闻言先是一愣,然后瞬间反应了过来:“这么说来,咱们都是同乡了?”

广本三郎笑着点了点头:“来支那之前,我住在大阪那边,但我的祖父祖母他们都是神户北区人。”

松岛太郎笑道:“我家是滩区那边的,我的妻子是中央区的。”

羽田铭说道:“我家在祖祖辈辈都是在兵库区。”

韩年自然是完全没有听说过这些地方,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与众人拉近关系。

“来来来!”韩年举杯道:“咱们都是同乡,为了神户,干杯!”

“干杯!”三个鬼子大队长同时举杯。

饭岛明见四人开始喝上了,于是悄悄的关门离开。

这里面都是佐官级的军官,他只是一个区区的大尉,根本够不着上席。

四人喝完自己杯中的清酒之后,直接就打开了话匣子。

松岛太郎问道:“光子阁下啊,我听我手下的中队长饭岛明说,你们这趟过来是为了罂粟找种植土地的?”

韩年点了点头:“没错,我们并州城那边经济课最近出钱找国内的几家研究所新研发出了一种新型的罂粟种子。”



“使用这种种子种出来的鸦片,不仅产量比往日咱们常见的那种要高,而且纯度口感也会有极大的提升。”

羽田铭听到这话顿时眼前一亮:“真的吗?那光子阁下这边有没带成品啊?”

广本三郎看了他一眼然后笑道:“怎么,羽田君你这是嘴馋了,想要试试?”

羽田铭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嗨!我这点小爱好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咱们之前的那种我现在都玩腻了,根本不过瘾,这有了新东西,我当然想要尝试一下。”

韩年听到这话顿时一愣,他疑惑地看向了松岛太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