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3sG"><small id="kQ"><big id="11y"><ruby id="Nwf"><ruby id="CQJL"><table id="3Sh"></table></ruby></ruby></big></small><mark id="a7"><small id="TjN"><track id="G77M"></track></small></mark></td><address id="el8"><track id="WCXQ"><meueitem id="jL"><meueitem id="z4oa"></meueitem></meueitem></track><address id="icdb"></address><dl id="nbl"></dl></address><legend id="4WGv"></legend><meueitem id="l04"></meueitem>
<address id="IpE"><java id="d7"></java></address><font id="5aus"><menuitem id="4R"><dl id="qV9"><ruby id="94dG"></ruby></dl></menuitem></font>
<track id="BgP"></track><small id="5u"><video id="ZilR"><pre id="dK"></pre></video></small>
<del id="zZAI"><legend id="xiZP"></legend></del><track id="z2"></track>
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第890章各抢各的

    杜摩耶既然干了这种事,也没打算藏着掖着,他没理会东丹等人,反正这些人都是要死的,倒是那保持中立的肖文广和叶腾新,“肖统领、叶统领,你们二位到底什么打算的?”

    肖文广和叶腾新也是面色煞白,  他们没想到杜摩耶竟然如此心狠,要对如此多人痛下杀手,他们本来就不知该如何选择,此时被杜摩耶一威胁,心中就更慌乱了。叶腾斯胆识还算大一点,沉眉道,  “大人,  都是黑狼军兄弟,  有话好好说,不就是去大宁城么,再商量下嘛!”

    “肖统领,我只问你们想怎么办,是退到一旁,还是要与我作对?”杜摩耶语气不无威胁,肖文广和叶腾斯对望一眼,不知如何是好,尤其是叶腾斯,犹犹豫豫,看看东丹,又看看杜摩耶。

    东丹着实有些瞧不起这两个人的,之前犹豫,保持中立还好,毕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考虑,到了这个时候了,还犹豫,可真有点过分了,于是东丹大声喝道,  “你们两个,莫忘了当初是谁从部落里带你们一步步爬上来的。”

    肖文广和叶腾斯哪里能忘记,当初领着他们不断积累战功的不正是萧岿大人么?按说,他们应该义无返顾的支持东丹大将军才对,可是公主和萧岿大人已经离开那么久了,他们也得为自己考虑一下才行。咬了咬牙关,二人什么也没说,低下头退到了角落里。

    看到二人这种反应,杜摩耶目露微笑,东丹和一些黑狼军都统则破口大骂,“你们两個吃里扒外的狗东西,当初孟克尔大人白栽培你们了,这个时候竟然畏缩不前。”

    肖文广和叶腾斯什么都不说,任由别人喝骂,杜摩耶翘着嘴角哼了哼,握紧右拳,微微抬起,“东丹大将军,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只要你答应率领部众随我去大宁城,之前的过节我将一笔勾销,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可要是还执迷不悟,可就是害人害己了。”

    “大人,你不用废话了,倒是你,真的铁了心要跟杜棱洪合作了么?”

    “难道不行?杜棱洪台吉年轻锐气,继位察哈尔汗位,又有何不好?”杜摩耶显得很有自信,他好像看准东丹等人活不了了似的,一些不合适宜的话也说了出来。

    杜摩耶语气傲慢,甚至有些得意忘形了,如果放在平常,他一定能看出东丹的神情有点不对劲儿,可现在占据优势,只需一句话就能要了东丹等人的性命,他也变得有些疏忽大意了。一些话刚刚说完,只听一阵清脆的鼓掌声,杜摩耶顿时大皱眉头,很是不乐的扭过了头,是谁?竟敢这个时候鼓掌,是在嘲笑他杜摩耶么?

    “咯咯,好一个杜摩耶,看来几年不见,你这威风是越来越盛了!”随着悦耳的声音,一个戎装女子迈步走了进来,她手持宝剑,脖间围着一条红色丝巾,长发束起,中间插着一枚孔雀钗,蛮腰束着,有着一张标致的瓜子脸,不正是大妃娘娘的亲外甥女阿琪格公主么?

    当然阿琪格不会自己来的,在她身后还跟着铁狼营都统苏莫南,杜摩耶心中不由得有些慌了,因为他太清楚阿琪格的手段和威望了,“苏莫南....怎么...怎么....卜罗岑呢?”

    苏莫南就像看白痴一样盯了杜摩耶一眼,翘着嘴角冷笑道,“杜大王,你还想着那个废物呢?哼哼,来啊,把卜罗岑丢进来!”

    一声令下,几个士兵将五花大绑的卜罗岑推了进来,还没等卜罗岑坐起身,苏莫南拔出刀一下就剁下了卜罗岑的脑袋,可怜的卜罗岑甚至没来得及惨叫一声,就这样丢了性命。苏莫南也是够狠,滴血的刀子往桌上一抹,将那颗血淋淋的脑袋丢到了杜摩耶眼前。

    看到卜罗岑狰狞可怖的头颅,饶是杜摩耶心中也有点发寒了,他突然有点后悔了,为什么不去投靠铁墨呢,也许投靠铁墨会更好一些吧。可是现在后悔还有什么用,现在就是他跪在地上磕头求饶,阿琪格也不会网开一面的。

    “公主,伱待怎样?莫要忘了这里是全宁守备处,到处都是我的人,只要老子传将令出去,公主还能活着离开全宁么?”

    “呵呵,杜摩耶,你觉得你还能把消息传到全宁外边么?不妨告诉你,就在来之前,本公主已经让占了全宁四门,现下应该是城门紧闭了吧!”

    “什么?”杜摩耶一听此话,顿时大惊,当即后退两步,严令道,“兄弟们,杀了他们,今日,杀一人者,赏黄金百两,擒杀阿琪格者,黄金万两!”

    那些紧随着杜摩耶的统领们自然拔刀相向的,因为他们没有退路,可是那些普通士兵却犹豫了,他们尊敬公主,绝没想过要与公主为敌的,至于擒杀东丹大将军,他们也不知打为什么,不过是听命行事罢了。杜摩耶最怕这些士兵犹豫,不由得打气道,“还等什么,尔等擒杀东丹,已经为人不容,还不杀了阿琪格?”

    杜摩耶气急败坏,阿琪格却镇定自若,一双美目扫过那些战战兢兢的士兵,她嘴角含着笑,突然间,眉目一愣,厉声叱道,“还不放下武器,谁要是敢背叛我族,杀无赦...”

    阿琪格呻吟清冷,美目中有着一种无上自信,身体笔直,气势逼人,这就是阿琪格,那个曾经统领着黑狼军崛起全宁的奈曼公主,但凡乌珠穆沁子弟,谁不崇敬这位年轻的公主?更重要的是眼下公主背后可还站着晋北势力呢。

    哗啦啦,不知是谁放下了兵刃,紧接着所有人都下了手中刀剑,齐齐跪下,“我等参见公主,公主万福....”

    嘶,杜摩耶倒抽凉气,他不明白,为什么阿琪格已经离开这么多年,还嫁给了一个汉人,怎地这些黑狼军子弟还如此听她的?不解,当真是不解。

    杜摩耶败的很不服气,甚至有些稀里糊涂的,当一帮子铁狼营士兵冲进来后,也预示着局势不可避免了,那些跟随杜摩耶的统领们没能抵抗多久,就被去了兵刃,绑缚起来。阿琪格显得很平静,没有半点的兴奋,坐在主位上,扫视周遭,最后望向了惴惴不安的肖文广和叶腾斯二人,“来呀,把这两个人绑了。”

    “公主,你不能这样啊,末将可没有针对东丹大将军啊....”肖文广还待说些什么,阿琪格抬起手制止了他,“知道嘛,本公主最恨的就是你们这种骑墙派,两头获利,你们现在的行为,与这杜摩耶又有何异?来啊,拉出去砍了!”

    “喏”不由分说,木可让指挥士兵将这二人拖了出去,不久之后两颗人头摆在了桌案上,眨眼的功夫,桌子上就摆上了三颗滴血的人头,阿琪格好像并没有停下,渐渐地目光放到了杜摩耶等人身上。指了指杜摩耶,她轻声问道,“杜摩耶,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么?”

    “公主,我就是想不通,为什么你就这么自信这些士卒会听你的?”杜摩耶想弄清这个问题,如果弄不明白,他就是死也不会甘心的。

    阿琪格并没有拒绝的意思,怎么说与杜摩耶也是主仆一场,如今要杀他,还真有些不舍的,“杜摩耶,你知道你为什么这些年没能控制黑狼军么?不是因为本公主威望多高,而是因为你太无能,几年时间,你可给黑狼军和乌珠穆沁部带来一点荣耀,可带领黑狼军子弟迈出过一步?如此之下,乌珠穆沁子弟如何要听你的调遣?反观本公主统率下的奈曼部呢?早已横行漠南,纵横瀚海草原,奈曼族人更是移居晋北,南下通商,与汉人无异,过着幸福的生活。”

    原来问题出在这里,杜摩耶一脸的苦笑,败的可一点都不冤呢。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杜摩耶以及手下几个统领全部被杀,紧接着阿琪格下令全城戒严,各将严格约束部曲。

    七月初五,一支人数约两万人的金国大军出现在大灵河东北端的川州,这支大军就是如约而来的多尔衮了。金国大军一入川州,整个北国大地立刻陷入了紧张之中,尤其是杜棱洪,本来是想调大军如大宁城稳定局面的,现在一件金国大军前来,顿时多了些心思,为何不趁着机会连全宁也夺下来呢?

    有道是人有多大胆,就有多大产,杜棱洪守在南边等着杜摩耶和十三贝勒狗咬狗,可是他哪里想得到此时杜摩耶早已经成了一个死人。这两日城门紧闭,阿琪格光让手下兵马集结财物了,总之值钱的东西全部带走,连一粒粮食都不给多尔衮留,当然粮食是带不走的,那就一把火烧了,除此之外,阿琪格还让木可让在南城墙那做了手脚,总之,就是多尔衮得到全宁,也得让他忙活一番。

    其实在全宁附近也不只有黑狼军兵马,但十三贝勒好像很厉害,不管别人如何劝阻就是一股脑的朝全宁进兵,还给后方下了严令,如果不能保证辎重,严惩不贷。其实多尔衮也很清楚,他得到的是一座有着十几万张嘴巴的空城,以铁墨的性子,绝对一粒粮食也不会留下的,至于全宁百姓以及乌珠穆沁部众,那是愿意走的就走,不愿意走的就留。

    不过就算如此,多尔衮也很满足了,他只需要全宁,只要能在全宁站稳脚跟,以后就谁也不怕了。等稳定下来,再破了应昌,就可铁蹄南下直捣黄河。大明所谓的兵马,多尔衮从来就没放在过眼里,在他眼中,只有晋北军才值得正眼相看。当然,多尔衮也不是什么好人,这也是铁墨佩服多尔衮地方,就在之前,多尔衮就已经给铁督师埋下了一个陷阱。

    多尔衮领大军抵达全宁,而此时铁墨和阿琪格已经率领黑狼军和乌珠穆沁部众赶到了泽州附近,当然,铁督师也会尽力把戏做得真一点,还让木可让和沙雕领着人装模作样的殿后一下,多尔衮也很配合,派了五千大军追击,结果跟黑狼军交锋几个回合,直接落败而逃。

    到了此时,杜棱洪也看出一点猫腻了,这他娘的不是金国十三贝勒跟阿琪格合起伙来坑人的吧,竟然还带着人去了泽州,这是要去晋北么?只要有点军事常识的人都懂得瀚海草原是什么地方,那可是晋北军的天下。没奈何之下,杜棱洪也不管多尔衮了,调飞云骑追击逃走的乌珠穆沁部众,他对那些乌珠穆沁子弟不感兴趣,最重要的是那比全宁财富。

    娘的,阿琪格也真够狠,直接完了一招刮地皮,竟然连全宁富户都抢了,看到这么一大笔财富,他杜棱洪要是不眼红,那不成瞎子蠢材了么?

    杜棱洪这边有动作,西边的敏特也有了动作,虽然大宁城兵变,林丹汗和阿巴沙全部身死,就连乌素杰也死在京城,眼看着察哈尔要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应该以维稳为主,不该在挑起强敌。可是敏特没有办法,要是让阿琪格安然无恙的带乌珠穆沁部众和那批财富入晋北,铁墨的势力可就腾飞而起,再不可阻挡了,那时整个各部都要生活在晋北军的阴影下了。

    这些年随着晋北情况越来越稳,瀚海草原军营持续扩张,士兵源源不断送到晋北,晋北军光在张北和张家口就集中了五万大军,更有黑云龙坐镇,而自己这边由于补充不足,前期损失惨重,势力恢复缓慢,眼下只能看看抵挡晋北军的攻势,根本无力夺回失去的马场,要是再让晋北军补充十余万黑狼军,呵呵,别说现有的地盘了,就是女真人估计也不敢轻掠其锋。

    而且晋北最缺什么?缺的是人口,由于大明北方连年闹灾,又是兵灾不断,导致晋北地广人稀,好多地方还有着不少荒地,而这近百万乌珠穆沁部众可就是最好的子民了,而且他们也羡慕这种安逸的农田生活。

    


  
<td id="3sG"><small id="kQ"><big id="11y"><ruby id="Nwf"><ruby id="CQJL"><table id="3Sh"></table></ruby></ruby></big></small><mark id="a7"><small id="TjN"><track id="G77M"></track></small></mark></td><address id="el8"><track id="WCXQ"><meueitem id="jL"><meueitem id="z4oa"></meueitem></meueitem></track><address id="icdb"></address><dl id="nbl"></dl></address><legend id="4WGv"></legend><meueitem id="l04"></meueitem>
<address id="IpE"><java id="d7"></java></address><font id="5aus"><menuitem id="4R"><dl id="qV9"><ruby id="94dG"></ruby></dl></menuitem></font>
<track id="BgP"></track><small id="5u"><video id="ZilR"><pre id="dK"></pre></video></small>
<del id="zZAI"><legend id="xiZP"></legend></del><track id="z2"></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