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3sG"><small id="kQ"><big id="11y"><ruby id="Nwf"><ruby id="CQJL"><table id="3Sh"></table></ruby></ruby></big></small><mark id="a7"><small id="TjN"><track id="G77M"></track></small></mark></td><address id="el8"><track id="WCXQ"><meueitem id="jL"><meueitem id="z4oa"></meueitem></meueitem></track><address id="icdb"></address><dl id="nbl"></dl></address><legend id="4WGv"></legend><meueitem id="l04"></meueitem>
<address id="IpE"><java id="d7"></java></address><font id="5aus"><menuitem id="4R"><dl id="qV9"><ruby id="94dG"></ruby></dl></menuitem></font>
<track id="BgP"></track><small id="5u"><video id="ZilR"><pre id="dK"></pre></video></small>
<del id="zZAI"><legend id="xiZP"></legend></del><track id="z2"></track>
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听到精锐二字,苏辛夷的眼睛都亮了。

胡思易对上太子妃闪亮的目光,心头更了一下,这才接着说道:“太子妃,陛下说您此次出京不能惊动旁人。”

苏辛夷瞬间明白,立刻说道:“父皇肯定是担心内奸的事情,若是大张旗鼓离京,内奸肯定会告知漳平府那边,确实要低调行动。”

胡思易愣了一下,陛下是这个意思吗?

难道是他想差了?

苏辛夷可从胡思易那张脸上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也不会去猜测她想什么,只笑着问他,“胡总管,这支精锐有多少人?”

陛下许诺她有两千,不会比这还少吧?

胡思易立刻定定神说道:“回太子妃,有两千六百人。”

苏辛夷以为自己听错了,两千六?

陛下还多给了六百?

苏辛夷当真是感激涕下,立刻对上胡思易说道:“胡总管,请您一定转达我对父皇的感恩之情,多谢父皇对我的信任与厚爱,我一定不辜负父皇的期待。那,领兵之人是谁?”

两千六百人肯定有领队人,这个人也很关键啊。

“是三千营千户长秦观生秦大人。”胡思易道。

秦观生?

秦观生!

苏辛夷听三叔提起过,这是个厉害的人。

看来陛下对她此行十分看重,那她心里就有底了。

恭恭敬敬客客气气眉开眼笑送走了胡思易,苏辛夷心情大好,她觉得自己此行大有可为。

明日一早,秦观生会带人在京城之外五十里等候她。

苏辛夷只有半日时间了,她立刻让展桥与黄侃过来。

黄侃便是张鉴推举给她率领东宫护卫的护卫长,领百户衔。

二人来得很快,苏辛夷第一次见黄侃,就见他身材高大,身形壮实,一看便是常年操练领兵之人,心中很是满意。

二人上前见礼,苏辛夷让他们起来。

“黄大人,初次见面,此行事关重大,一路之上也请黄大人多费心。”苏辛夷对着黄侃道。

黄侃早就听闻太子妃的威名,但是没想到太子妃这么平易近人,这与她彪悍的威名实在是相差甚远,一瞬间愣了一下,好在立刻回过神,道:“属下一切听从太子妃的命令。”

苏辛夷微微颔首,然后看着二人说道:“明日城门一开,我们分批离城,不要惊动任何人,此行事关太子殿下安危,我想你们应该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除此之外,陛下还另派一支劲旅有我调遣,领兵之人是三千营秦观生秦大人,带着两千六百人随行,你们提前做个准备。”

黄侃惊了一下,“秦观生?”

苏辛夷看着黄侃,“黄大人认识他?”

黄侃点点头,“算不上认识,但是秦观生在三千营很有些名气。而且三千营一向主管巡哨,全骑兵,太子妃果然厉害。”

这样的人都能从陛下那里要出来,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这次殿下领兵出征,陛下也只从三千营调出一部分给他带走,好像纯骑兵只有五千人,这太子妃就从陛下那里拿到这么多人,都顶上殿下一半骑兵了。

黄侃早就听闻秦观生大名,这次能与他同行,心中还有点激动。

哟吼,三千营的人,他真想见识见识有没有传说中那么厉害。

苏辛夷被黄侃这么一说,对秦观生也有了些好奇,三千营本就是全骑兵组建而成,这里每一个骑兵都是朝廷看中的人才,金贵得很。

所以陛下能从三千营调人给她用,她才那么惊讶。

把事情安排妥当,苏辛夷又把张鉴请来,直接跟他说道:“这次出行,陛下之意不要声张,所以我这个太子妃不能在京城消失,张总管可有好的办法?”

张鉴闻言,想了想才说道:“不如太子妃就与皇后娘娘说前往大灵寺茹素斋戒为太子殿下祈福?”

大灵寺?

苏辛夷对大灵寺有点心结,但是也不是不行,就看着张鉴问道:“大灵寺肯配合?”

张鉴笑着点头,“有关皇家之事,大灵寺的主持是个聪明人。”

苏辛夷就懂了,出家的和尚也懂人间烟火人情世故啊。

“那此事就拜托张总管。”

“皇后娘娘那边?”张鉴看着太子妃询问。

苏辛夷就道:“我会亲自走一趟。”

张鉴就安心了。

苏辛夷打发张鉴离开之后,就更衣前往元徽宫求见皇后。

皇后因为苏辛夷打脸了李贵妃,现在瞧着她有点顺眼,也就没为难见了她。

苏辛夷就直接说了自己要去大灵寺为太子祈福的事情。

皇后一脸惊愕地看着苏辛夷,发现她神色郑重不像是开玩笑,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去大灵寺给太子祈福?

这是想要刷名声?

瞧着皇后的神色,苏辛夷脑中一闪,立刻补了一句,“此事是儿媳一厢情愿,已经请父皇恩准,且儿媳不想张扬,还望母后能替儿媳瞒住此事。”

皇后:……

就看不懂苏辛夷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去山上待几个月每天吃素念经,还要对外保密不要张扬,那这苦不是白吃了吗?

还有这么傻的人?

但是苏辛夷可不是傻子,皇后这就猜不透她的意思了。

不过,这对她来说不是坏事,自然就痛快答应了。

人不在跟前碍眼,还要去大灵寺吃素念经受苦,又能拿着苏辛夷恶心李贵妃,这真是一箭三雕的好事。

皇后想了想,看着苏辛夷便道:“你既然不想对外声张此事,本宫便会对外说你在东宫养病如何?”

养病就不用见人,不见人的话,太子妃几个月不露面也就没什么奇怪的。

苏辛夷没想到皇后这么配合,这一瞬间倒是真心实意地感谢她,“多谢母后成全。”

从元徽宫出来,苏辛夷心情舒畅,有皇后帮着遮掩,又有张鉴守着东宫,除非是拿着陛下的圣旨勇闯东宫,不然的话不会有人发现她不在京城的事情。

这种时候,皇后自私的性子,倒是帮了她大忙。

苏辛夷脚步轻快地回了东宫,没想到二哥正在等她。

苏祁看着妹妹一脸惊愕的样子笑了笑,“很意外?”

苏辛夷也不能说是意外,看着苏祁就道:“二哥,你又跑一趟做什么,明天清晨城门一开我就走了。家里大哥不在,还要你多费心。”

苏祁没有绕圈子,看着苏辛夷直接说道:“我与你一起去。”

“什么?”苏辛夷皱眉,“二哥,这不行。”

“为什么不行?怕二哥抢你的功劳?”

“二哥!”苏辛夷知道二哥故意激她,她才不上当,“陛下已经调了三千营两千余人供我调遣,再加上东宫护卫还有苏家给我的人,足够了。”

苏祁看着苏辛夷一字一字地开口,“这次你故意即将临行才让展桥给家里送信,家里知道你的心意。但是,苏家还有男丁在,便是冲锋陷阵也有当哥哥的在前头。再说,这也是立功的大好机会,六妹妹,给你二哥你一个机会,你知道我弃文从武,想要立功可不容易。”

苏辛夷眼睛一红,她知道二哥是故意这么说的,她微微低头轻笑一声,“二哥……”

“哎,别哭给我看,这没用。你要是不让我随你同行,大不了我自己跟着。”

苏辛夷:……

这还说什么,那就去吧。

“行,有二哥在,我就更安心了。”苏辛夷道。

苏祁心里微微松口气他还真怕六妹妹把他绑了送回去,那可就太丢人了。

苏祁从苏家带来一百五十余人,全都在城外等着,苏辛夷算了算,这样全加起来,她这里居然也有小三千人了,够了。

苏祁行囊都准备好了,留在东宫没回国公府,第二天一早随苏辛夷一起出发。

第二天寅时苏辛夷就睁开了眼睛,立刻起身下榻。

佘嬷嬷带着连翘她们已经在等候,听到动静就进来服侍她更衣洗漱。

苏辛夷一身便于出行的男装,头发也梳了男子发髻只用一根木簪绾发,早膳她吃得很认真,展桥等人都在外头候着。

苏辛夷吃完饭,起身,看着佘嬷嬷她们笑着说道:“嬷嬷,拜托了。”

佘嬷嬷躬身一礼,“太子妃放心。”

这东宫她一定给太子妃看好了。

苏辛夷点点头,也没看她们一眼,怕她们发红的眼眶让她脚步迟疑,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

连翘跟翠雀忙拿帕子捂住脸,定定神这才打起精神,太子妃不在,她们更要好好干才成。

苏辛夷临行前看着张鉴,“张总管,我与皇后娘娘说了,去大灵寺的事情不对外宣扬,皇后娘娘你会对外说我在东宫养病。”

张鉴多聪明一人,瞬间想通了这里头的关窍,看来皇后娘娘不希望太子妃用祈福的名义博得朝臣好感,所以太子妃立刻就改变策略,当真是果断啊。

“属下明白,太子妃放心。”既然策略改变,他也就知道如何应对了。

苏祁瞧着东宫的人对妹妹很是尊敬的样子,心里倒是舒服了很多,看来妹妹在东宫确实过得不错,没有骗家里人。

苏辛夷与苏祁带着展桥董青芳黄侃等人悄无声息地离开东宫,城门迎着晨曦打开,他们分成多队先后离开,然后在城外汇合。

城外二十里,苏家的护卫正在等候,远远地见到人来立刻打起精神。

苏祁一马当先,对着这边的人一招手,众人随即上马,跟在东宫的人马之后出发。

离城五十里,秦观生带着队伍正在等候,两千余人的骑兵队伍安静无声,远远地便听到阵阵马蹄声传来,众人抬头。

苏辛夷一马当先,拐过官道不远,就看到前面安静等待的大军,只看阵型井然有序,这么多马匹却能安静无声,她的眼睛再一次亮了。

苏辛夷没有停下,对着秦观生那边扬了扬手中的旗帜然后继续前行。

秦观生眉峰微扬,不过倒也没说什么,伸臂一指,立刻带兵跟上。

马踏黄土,扬起阵阵青烟,清晨的阳光追逐着他们的身影。

这一路苏辛夷都是避开官道,直接抄了小路前行,虽然道路没有官道那么舒服,但是为了掩藏行踪只能如此。

一直到用饭时才停下来,苏辛夷这才与秦观生正式见面。

秦观生给苏辛夷的第一面感觉,这人很白,这种白净不应该出现在骑兵的身上,他的眼睛又细又长,看人的时候似乎总带着几分锋芒,与他白净无害的面容截然相反。身姿修长挺拔,黑眸深不见底,偏偏唇红似血,带着丝丝邪魅之气。

怎么看也不大像是正经人。

但是当他开口的时候,那真诚稳重的声调,你会又觉得之前的观感似乎都是假的,给她感觉很矛盾的一个人。

这样的人,一般都不太好驯服。

“这一路上,就有劳秦大人。”苏辛夷以礼待人开口。

秦观生唇角含笑说道:“属下奉陛下之命听从太子妃调遣,自然以太子妃唯命是从。”

听起来很客气的样子,但是他的眼神却不是这么说的。

苏辛夷不在意,山林中的狼王便是遇上猛虎也敢与之一搏,若是秦观生与她没有任何交手的情况就能直接臣服,那她倒是要仔细掂量了。

是英雄是狗熊,总有见分晓的时候。

用过午饭继续前行,秦观生没有对路线有任何的质疑,其他人基本上都是苏辛夷的亲信,就更没问题,一直到夜幕降临他们扎营夜宿。

苏祁这个当哥哥的其能看不出秦观生微妙的态度,但是他也知道军中看拳头,所以现在也没多说什么,晚上扎营他带着展桥等人立刻清扫营地,埋锅做饭,动作迅速,井然有序。

秦观生这才有些意外的看了苏祁一眼,这位齐国公府的二少爷,在外籍籍无名,但是现在看起来好像并非这样。

跟在苏祁身后的人都是这段日子在东宫北苑苏辛夷的亲卫,这段日子苏辛夷可是让展桥好好地练了练他们,就包括这些行军最基本的本事。

三千营人虽然多,但是两千多人做事几乎同步,更没有过多嘈杂的声音,整体上给人的震撼确实有冲击力。

此时,在北苑操练过的人很是庆幸当初下了苦工,不然这会儿岂不是给太子妃丢脸?

太子妃丢脸那就是齐国公府丢脸,这要是回去了,还不得被家里的老子一脚踹出去。

苏家久不领兵,他们这些属臣也不如祖辈那般辛苦操练,之前还有些怀疑太子妃对他们的训练太过于严苛,但是现在只有服气。

星空之下,近三千人扎营却没什么动静,只有一堆堆的篝火与天上的星辰辉映。

苏辛夷与士兵一样大锅里吃饭,没有开小灶。

吃完饭,把苏祁他们几个叫来,然后让黄侃把秦观生请来。

不管是展桥还是董青芳,或者还是苏祁都没有官职在身,只有黄侃有百户的官衔,由他出面也是苏心怡对秦观生的敬重。

秦观生来的很快,对着苏辛夷施礼,“属下见过太子妃,不知道太子妃有何吩咐?”

“秦大人,坐。”苏辛夷看了一眼秦观生,指了指搬来的石头权当临时的座椅。

秦观生与其他几个人见过这才落座,一副很好相处的样子。

苏辛夷直接将舆图拿出来铺在地上,折了一根树枝在手捏着,她微微抬眸看着秦观生,声音温和的开口,“秦大人应该知道此行的目的吧?”

秦观生点头,“是,奉陛下之命听太子妃调遣。”

苏辛夷脸上的神色丝毫未动,这话白天已经说过,现在还是这套说辞,她手中的树枝指向一个方向,“尽然如此那就好办了。”

秦观生隐隐有种不太妙的预感,太子妃这反映与常人大不相同啊,难道不应该先给他个下马威吗?

苏辛夷指着舆图,看着秦观生说道:“据最新得到的消息,鞑靼可汗统帅二十万大军兵分三路,漳平府沦陷,从指挥使到佥事全部战死为国捐躯,且有两千我南齐百姓被掳走为奴。第二路直指榆林卫,目前仅知榆林卫击退数次敌军,城中百姓皆为兵守城,目前不知道城门有没有守住。那么,剩下的第三路,目前尚不知踪迹。”

秦观生一开始的神态还有些放松,但是听着太子妃一字一句娓娓道来,脸上的神色变幻不定,但是眼神却已经变了。

“太子妃的意思是?”秦观生抬眸看向太子妃,她一身男装也遮掩不住美丽的面容,只是此时那张明艳的脸上带着丝丝杀气,那双眼睛望着舆图,似是一把尖刀,让他呼吸一滞。

“你我兵分两路。”苏辛夷没有去看秦观生此时的神色,她望着舆图,手中的树枝指向榆林卫之西的云襄卫,“请秦大人带两千兵马直抵云襄卫,我怀疑鞑靼可汗会命人攻打云襄卫。”

秦观生惊愕的看着太子妃,“太子妃,云襄卫易守难攻,鞑靼每次都绕过此卫行动,你确定鞑靼会分兵此处?”

开什么玩笑。

苏辛夷此时才抬起头来看着秦观生,“就在不久前,秦大人说一切听从我的命令。”

秦观生:……

靠!

------题外话------

今日更新完毕,下个月24号会有爆更,大概会在三万字左右。从现在开始准备存稿事宜,感觉心情十分沉重,日更对于我都是十分奢侈的事情,存稿无异于晴天霹雳,含泪努力!感谢小可爱们支持,么么哒。


<td id="3sG"><small id="kQ"><big id="11y"><ruby id="Nwf"><ruby id="CQJL"><table id="3Sh"></table></ruby></ruby></big></small><mark id="a7"><small id="TjN"><track id="G77M"></track></small></mark></td><address id="el8"><track id="WCXQ"><meueitem id="jL"><meueitem id="z4oa"></meueitem></meueitem></track><address id="icdb"></address><dl id="nbl"></dl></address><legend id="4WGv"></legend><meueitem id="l04"></meueitem>
<address id="IpE"><java id="d7"></java></address><font id="5aus"><menuitem id="4R"><dl id="qV9"><ruby id="94dG"></ruby></dl></menuitem></font>
<track id="BgP"></track><small id="5u"><video id="ZilR"><pre id="dK"></pre></video></small>
<del id="zZAI"><legend id="xiZP"></legend></del><track id="z2"></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