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苏辛夷就来了兴趣,“是吗?这可真是让我好奇了,什么事情能让你这么为难的?”

朱蝉衣定定神看着苏辛夷,许是做贼心虚,她还压了压声音,这里也没别人在,服侍的丫头都在亭子外头,其实不用压低声音也没人听到。

“我前两天参加了一个宴会,就是京里那些闺秀闲的没事办的花宴。听宴席上的人说起裴家的事情,你还记得裴念薇吧?”

“当然记得。”苏辛夷点头,昨晚还见到了呢。

“太子妃落选之后,很多闺秀都开始相看人家定亲事,但是裴念薇那边一点动静也没有,我听说裴家还是打算把她送进东宫,做不成太子妃,做个良娣也成。这表哥表妹的,你可当心点。”朱蝉衣说完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我也是瞎操心,你别嫌我事多。”

她就是觉得当初在宫里时,裴念薇的态度总是很奇怪,很多时候那种傲气就让人看着很不舒服。

她的傲气从哪里来,自然是从她的太子表哥那里。

苏辛夷听了朱蝉衣的话,倒是没想到她还会替自己打听这些,一时间倒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想起裴念薇,在宫中参选的时候,她与她便不怎么合拍,大家性情完全不同,从头至尾裴念薇与她们都没说过几句话。

再加上昨晚上遇到裴念薇之后,她看着自己的眼神与态度,确实令她有点不是很舒服。

她就看着朱蝉衣说道:“我知道你对我的好意,我怎么会觉得你多此一举,心里感激你还来不及呢。”

朱蝉衣闻言就道:“我知道了总要知会你一声,这件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我就是觉得沾了亲就是麻烦。你看京中那些大族,哪家要是有表哥表妹走在一起的,后宅多半不安宁。”

苏辛夷一下子就被逗乐了,“你还知道这些?”

朱蝉衣脸微微一红,轻咳一声,“这不是梁夫人有时候来找我母亲说话,她就总爱说这些后宅的事儿,一来二去的我也知道了不少。若不是这样,我怎么会跟你说这话。”

说到这里朱蝉衣就叹口气,太子殿下又不是寻常男子,不可能只有一位太子妃,等到辛夷嫁过去后,东宫就要充盈起来,到时候,什么良娣啊,良媛啊,都要进去了。

数数手指头,下头排着的位份少说也有五六七八个呢。

苏辛夷听着朱蝉衣又提起了梁矩的夫人,想了想咽下了跟她打听对方的冲动,不管怎么说,她们都是有同族的关系,她这样做对蝉衣来说确实不厚道。

苏辛夷没有在郑国公府呆很久,又坐了一会儿就起身告辞。

朱蝉衣留她在家吃饭,苏辛夷婉拒了,“我跟家里人说出来透透气,在这你这里玩一会儿就回去,我大哥还在养伤,家里事情不少,我也不好一直在外。”

朱蝉衣听她这么说就只得作罢了,只道:“希望你大哥早些好起来,等你得闲了咱们再一起聚。”

苏辛夷自然是笑着答应了,特意去跟郑国公夫人辞行,国公夫人也要留她,苏辛夷又把原因讲了一遍,国公夫人也没强留。

朱蝉衣将她送上马车,瞧着齐国公府的车走远了,这才转身正要回家,眼睛一瞥,就看到自家的马车拐了进来。

她知道这是母亲回来了,立刻就停下脚步,等到自家的马车停下,她立刻迎上去,果然是母亲。

朱大夫人瞧着女儿在这里挺意外的,就问她,“不是说永安县主来了,你怎么在这里?”

朱蝉衣扶着母亲下了车,这才说道:“不好在外久呆,您来之前她刚走。”

朱大夫人就想起之前在巷子口确实有辆车过去,她带着女儿进了门,侧头看着她笑道:“县主怎么这么快就要离开,你没留人家吃饭?”

“留了,辛夷挂着苏世子,又恐家里头有事情这才走了。”朱蝉衣道。

朱大夫人闻言笑了笑,“说起来永安县主在京城如今当真是名声斐然,不知道县主最近在忙什么,若是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倒是带着你长长见识也好。”

朱蝉衣有些意外的看了母亲一眼,“您不是不希望我整天往外跑吗?说起来辛夷跟我讲昨天她去元德戏楼听戏,正好偶遇了容王殿下跟太子殿下呢。”

朱大夫人很是意外的看着女儿,“还有这样的事情,昨天什么时候?”

朱蝉衣没发现母亲的异样,就想了想说道:“辛夷说昨晚太子殿下有事先离开,还是让容王殿下送她回府,那时天都黑透了。”

“苏世子受了重伤,永安县主还有心情出去听戏?”

“就是心情不好才去听戏。”朱蝉衣看着母亲没忍住嘟囔一句,“您说,苏世子受伤是不是不太寻常,别人都能看出来,苏家人能看不出来?辛夷出去听戏,我琢磨着应该是苏家人的意思,是怕辛夷火气发不出来,万一要是去找那个吴千户的晦气怎么办?您别忘了秦国公府的事儿,我估摸着齐国公府这是怕她惹事,才故意让她出去散散心。”

“永安县主这么跟你说的?”朱大夫人看着女儿问道。

“当然不是啊,辛夷怎么会说这些话,我是从她的语气中猜出来的。苏世子这次受伤,虽然说军中巡比有伤亡正常,但是娘,咱们这样的人家,一般人谁敢下手,反正我觉得这事儿不寻常。”

朱大夫人听着女儿这样讲,就看着她说道:“在外头这样的话不要说。”说完有看着女儿,“我刚从梁府回来,你知道出什么事儿了?”

“什么事儿?”朱蝉衣不太想知道那边的事情,她不喜欢梁夫人。

“吴道宏昨晚被人袭击受了重伤,肋骨断了六根,腿也被打断一条。”

朱蝉衣听到这话整个人都被惊到了,“真的假的?”

朱大夫人神色慎重的点点头,“这件事情很快就会传开,这次的事情我瞧着不会善了。”

朱蝉衣下意识的说道:“这不得幸亏昨天辛夷去听戏,还运气好的遇到了容王殿下与太子殿下,这要是呆在家里不出门,吴道宏被偷袭的时候,指不定这帽子就扣她头上了啊。”

朱大夫人却看着女儿,道:“你不觉得这件事情太巧了吗?”

------题外话------

今日二更送上,凌晨应该没有更新,大家不要等了哈,么么哒小可爱们。周末不断奔波于接送孩子兴趣班的路途上,这大热天的简直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