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3sG"><small id="kQ"><big id="11y"><ruby id="Nwf"><ruby id="CQJL"><table id="3Sh"></table></ruby></ruby></big></small><mark id="a7"><small id="TjN"><track id="G77M"></track></small></mark></td><address id="el8"><track id="WCXQ"><meueitem id="jL"><meueitem id="z4oa"></meueitem></meueitem></track><address id="icdb"></address><dl id="nbl"></dl></address><legend id="4WGv"></legend><meueitem id="l04"></meueitem>
<address id="IpE"><java id="d7"></java></address><font id="5aus"><menuitem id="4R"><dl id="qV9"><ruby id="94dG"></ruby></dl></menuitem></font>
<track id="BgP"></track><small id="5u"><video id="ZilR"><pre id="dK"></pre></video></small>
<del id="zZAI"><legend id="xiZP"></legend></del><track id="z2"></track>
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这类大型颁奖礼都大同小异,明星云集,衣香鬓影,鲜花与闪光灯,期待与荣誉。

  江川携同《寄生虫》剧组同仁参加了颁奖礼,继戛纳之后二刷了坐在大厅里等待结果的期待感和胜出的巨大喜悦。

  英爱说:“所有的颁奖礼都大同小异,每一次都像是彩排。”

  其实奥斯卡颁奖礼的确是有彩排的,而且大多数明星都参加了,主持人说的每句话、每个串场的节目全都表演过,只是没有颁奖环节而已。

  这个和大陆的春晚差不多,业内的狂欢,疯子和傻子的游戏。

  江川跨重洋而来,时间安排得很紧,没有参加彩排,因为这还惹得电影学院有些不高兴。

  他倒是不在乎,到这个时代是来改变历史的,不是填座位的,不高兴也没用,以后还来不来捧场都另说。

  这届奥斯卡最佳影片大热门是卡梅隆的《阿凡达》和他前妻的《拆弹部队》,媒体呼声很高,因为《寄生虫》是外语片,始终没有考虑在内。

  结果前夫妻俩双双败给《寄生虫》。

  《寄生虫》一口气拿下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编剧以及最佳外语片,都是江川的奖。

  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获得最佳外语的影片同时获得了最佳影片,奥斯卡无出其右。

  江川在颁奖大厅里享受着欢呼与掌声,随同大家一起微笑鼓掌,心内却平静地想起来昨天与马斯克的会面。

  当时马斯克就说:“《拆弹部队》拆的炸弹是我们自己扔的,《阿凡达》的故事,无非是西进运动消灭印第安人的翻版,只不过把红番涂抹成了蓝番,自己发动的战争自己反,这种电影能获奖是对人类智慧的侮辱。

  他们只是冷冷地道歉,拍了一堆所谓反战的电影,说战争是坏事,因为杀害无辜的人让西方人感到悲伤,然后却继续支持军工复合体,并指责所有其他国家,除了他们自己。”

  江川听他这么说,一度还以为他的公司与军工复合体有利益冲突。

  “当下一场大的战争到来时,我们的民众仍然会毫无疑问地支持它,然后再反思,周而复始而已,悲剧将不断地一次又一次发生,而每一次都能成为好莱坞赚二次利润的素材。”

  所以他当时就认为《寄生虫》一定能大获全胜:“那类作品相形失色,电影学院都不好意思闭着眼睛颁奖。”

  当时江川还客气了两句:“反战的声音多少都出于正义感,还是值得赞许的。”

  对这一点马斯克也不留面子:“绝大多数并不是出于所谓正义感,恕我直言,例如二战的时候英国人批评你们曰本人在中日战争的屠杀暴行,但当美军在德国战场也有屠杀行为时,英国人则不会批评美军。

  为什么,因为美军是英军的同盟,所以从历史上看,人类大多时候是选择性正义,并不是真正的正义,不要低估人类屁股决定脑袋的尿性。”

  这一点江川倒是赞同,哪里有了灾难,大陆有些人喜欢点蜡烛祈祷,曰本有些人喜欢叠千纸鹤,韩国人比划爱心,但认真研究就会发现,通常是欧美发达地区有事他们才这么干,而中东、非洲哪地方出了事,这些人才不会点蜡烛叠千纸鹤,无非是立场先行自己感动自己。

  “不过《寄生虫》也是伪善的,”马斯克一贯大嘴巴,什么都敢说,对江川也没客气:“你是个世界级的富豪,拍一部关怀贫穷的电影,和好莱坞反战一个路数,都是情怀收割智商。

  人类其实是一种非常肤浅的生物,情怀原本只是生活的点缀,然而这个世界的许多人当作精神食粮。”

  江川是来谈未来合作的,并不是听这些批判。

  虽然面谈了,马斯克对北美以外设厂还是比较谨慎,另外他手头的资金也不足,得看这次上市后能不能筹到足够的资金。

  不过他对江川即将在大陆设厂表示支持,技术方面也愿意战略性合作。

  “曰本的汽车工业是国家命脉,我没有想到你们竟然在这个问题上又赌了国运,片面地发展氢动力,为什么就不能在电动力上双轨发展呢?”

  “或许这是民族性吧,”江川笑着摇头:“我有一半中国血统。”

  马斯克再次语出惊人:“曰本这个国家会消失的。”

  江川有些惊讶:“消失?沉没吗?”

  其实他明白马斯克的意思,东宝喜欢拍《曰本沉没》,或许哪一天就一语成谶。

  “据我所知曰本的人口随时可能陷入负增长,而经济增长见顶,拉动经济的能力基本消失,现在又点错了科技树,未来堪忧。”

  “只是没有搞电动汽车,有这么危险吗?”

  “据我与我的团队测算,如果曰本的汽车行业在新的更新换代中被淘汰,那么人均GDP几乎将砍半,下降到3万美元以下,竞争优势甚至将低于韩国,更无法和中国大陆相比,将成为一个平庸的国家从大家的视野中消失。”

  马斯克的话是否准确得时间考验,不过却给江川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他的东宝汽车很快就将在大陆上马,随着技术和产业链的完善,而后将带动整个电动汽车行业在大陆蓬勃发展。

  那么东宝汽车未来将起到多大的战略作用,很值得期待。

  他在美利坚耽搁了三个月,作为大股东参加了特斯拉在纳斯达克的上市敲钟,当天江川的资产就增值了十几亿。

  到2015年时,他的个人资产已经一千三百多亿美元,超过比尔盖茨的七百九十亿一大截,成为世界首富。

  电影史上他是无出其右的赢家,人生也差不多。

  几年间英爱、美空、真衣以及陆老师陆续报告他当爹,大东亚到处开花结果。

  某一天的晚上八点多,依然坚持在集英社上班的秋山雅美临时加班。

  江川开着他特制的东宝汽车,停在了楼后的停车场。

  主编办公室内,雅美正在伏案审阅画稿,灯光把她的头发打出一块亮色。

  江川站在门口,恍惚回到了几年前,自己第次来到集英社,不免百感交集。

  他轻轻敲了下门。

  雅美抬起头,看到他笑了,一如既往地灿烂:“您来了,咖啡已经倒好,应该已经凉了。”

  (全文完)

<td id="3sG"><small id="kQ"><big id="11y"><ruby id="Nwf"><ruby id="CQJL"><table id="3Sh"></table></ruby></ruby></big></small><mark id="a7"><small id="TjN"><track id="G77M"></track></small></mark></td><address id="el8"><track id="WCXQ"><meueitem id="jL"><meueitem id="z4oa"></meueitem></meueitem></track><address id="icdb"></address><dl id="nbl"></dl></address><legend id="4WGv"></legend><meueitem id="l04"></meueitem>
<address id="IpE"><java id="d7"></java></address><font id="5aus"><menuitem id="4R"><dl id="qV9"><ruby id="94dG"></ruby></dl></menuitem></font>
<track id="BgP"></track><small id="5u"><video id="ZilR"><pre id="dK"></pre></video></small>
<del id="zZAI"><legend id="xiZP"></legend></del><track id="z2"></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