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3sG"><small id="kQ"><big id="11y"><ruby id="Nwf"><ruby id="CQJL"><table id="3Sh"></table></ruby></ruby></big></small><mark id="a7"><small id="TjN"><track id="G77M"></track></small></mark></td><address id="el8"><track id="WCXQ"><meueitem id="jL"><meueitem id="z4oa"></meueitem></meueitem></track><address id="icdb"></address><dl id="nbl"></dl></address><legend id="4WGv"></legend><meueitem id="l04"></meueitem>
<address id="IpE"><java id="d7"></java></address><font id="5aus"><menuitem id="4R"><dl id="qV9"><ruby id="94dG"></ruby></dl></menuitem></font>
<track id="BgP"></track><small id="5u"><video id="ZilR"><pre id="dK"></pre></video></small>
<del id="zZAI"><legend id="xiZP"></legend></del><track id="z2"></track>
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当楚天雄与炽星君相继离开后。

陈宁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他来到禹皇身前,感激道:“多谢禹皇解围,今日之恩,晚辈没齿难忘!”

“既然难忘,就随老朽回一趟太一神族吧,老朽要收你为徒。”

“啊?”

陈宁没想打禹皇这么直接。

“你这是什么表情?老朽帮你就是看中你的天赋和意志,很意外吗?”

禹皇大笑一声。

“这个……”

陈宁有些犹豫。

禹皇看出了他的顾虑,道:“你放心,即使你成了老朽的弟子,也不会剥夺你的自由,更不会让你为我太一神族效命。”

“这不好吧。”

陈宁不好意思笑道。

“是啊,禹皇,这不好吧!”

棋伯在旁也很难理解。

禹皇为了保这年轻人,已经让整个太一神族和黑暗神族对立了。

此刻居然还给予这小子超然的条件。

甚至不用为太一神族效命,哪里有这种亏本买卖。

禹皇则是撇撇嘴道:“就这么定了,老朽这个主还是能做的。”

见到禹皇这么坚持。

棋伯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有些艳羡的看了一眼陈宁。

一旁的洛无尘,更是眼睛都直了。心中五味杂陈,禹皇收徒,这可是破天荒的事情!

别说他洛无尘不够格。

就算是压在他上面的那三位兄长,也是没有这个资格。

可此时,禹皇却为这陈宁开出如此不对等条件,只为收徒。

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啊!

不只是他。

洛倾城也是不禁多看了陈宁一眼,她本来只觉得对方长得很好看,不过后面在对抗楚天雄的皇境威压时,陈宁表现出的惊人意志,着实让她也是微微侧目。

见到陈宁还在犹豫。

禹皇更是直截了当道:“别犹豫了,你若是不拜师,那老朽可没理由再继续保你了,到时候黑暗神族发难,老朽也得顾及到族中其他人的意见了……”

听到这话。

棋伯不禁撇嘴,心中腹诽:您老人家什么时候在乎过别人的意见。

陈宁沉吟片刻,终于施礼笑道:“师父在上,受弟子一拜。”

“行了行了,繁文缛节不必在乎,现在,先和为师回一趟太一神族吧!”

“好!”

“对了,这是倾城,我族神女,天赋不在你之下,你们好好相处。”

禹皇又介绍了一句。

陈宁不禁问道:“师父,神女也是你的徒弟吗?”

“还不是,但很快就是了。”

禹皇随意说道。

洛倾城则是轻轻一笑:“不必叫神女,叫我倾城便好。”

“好的,倾城师姐。”

陈宁笑了笑。

一旁的洛无尘气的握紧拳头,心底一阵翻涌,这本来被他视作尘土一样的人,此刻居然能和神女走的那么近,他酸了啊!

这隐藏洞窟的宝物只有陈宁能拿到。

其他人自然也没了再留下去的必要。

陈宁一行,也随着禹皇一路前行,目的地正是太一神族所在的北极岛。

北极岛由太一神族统治。

虽为一岛,却十分广阔,最重要的是,此地的元气浓郁程度,是陈宁所去过地方之最。

灵草遍地。

上好的炼丹药材随处可见。

太一神族的核心之地,更是犹如一座座仙宫一般耸立,仙雾涌动,将整个神族笼罩其中。

远远看去。

有几道身影正在虚空中焦急的等候。

见到禹皇一行后,那几人迅速掠来,朝禹皇拱手道:“禹皇,其他几位大人都在等您呢……”

“哦?”

禹皇愣了片刻,他早有所料,不过依旧大手一挥道:“那让他们等着吧,老朽得先给我这徒儿找个住处!”

听到禹皇这话。

那几人顿时吓了一跳,急忙道:“禹皇,几位大人都十分焦急,让属下第一时间通知您过去,找住处这等小事,属下代劳即可。”

禹皇不乐意道:“老朽的徒弟,你们掺和算什么事,不行不行,我得亲自领着徒儿好好转转。”

那几人面露苦涩,纷纷跪下道:“禹皇,算属下求您了,您若是不去,几位大人绝对不会饶了小的!”

陈宁见到这一幕,也是劝道:“师父,您先去忙吧,让他们为弟子寻住处就行。”

“行吧,既然我徒儿都这么说了,那就前边带路!”

听到这话。

那几人中的一个,顿时面露喜色,急忙去带路了。

剩下的两人,则是朝陈宁感激的抱拳道:“多谢阁下,我们这就为您去寻一住处。”

不久后。

陈宁等人被安排到了一座宫殿之中。

宫殿气派恢弘,让人不得不感叹神族手笔。

在神族中,只要是有点地位的族人,包括年轻一代,也是能分配到如此级别的宫殿。

陈宁是禹皇带回来的,他们自然不敢怠慢。

陈宁安静坐于一处,正在仔细琢磨着时间大道的奥妙之处。

当时楚天雄的皇境威压笼罩下来之际,陈宁便强行催动了时间大道的力量,回溯了时间,可他才初步掌握时间大道。

根本做不到完全的时间回溯,哪怕是一秒,也难以为继,不过,若是当时真的做到了,或许不用小和尚和禹皇,陈宁靠自己便能脱身。

自己的力量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

陈宁想要尽快掌握那手段。

与此同时。

宫殿内的一间房中。

咫尺天涯的几人,正聚在一起,此刻,丁二两,薛让,白子羽三人都是眼神有些古怪的盯着纳兰瑶和羊老头。

被看得时间久了,纳兰瑶轻笑一声:“别憋着了,想问就问吧。”

丁二两最先忍不住道:“纳兰,一段时间不见,你这实力增长的可是有点过于快了啊……”

而后,他又看向羊老头,努嘴道:“还有您老人家,刚刚那一战,炼狱之火用的如此自如,着实有些奇怪啊……”

白子羽轻摇折扇,同样有些幽怨道:“说的就是啊……咱都是一伙的,本来都是被诅咒之人,艰难活着,苟延残喘,可你们两个突然间有了莫大机缘,还瞒着我们,是不是有些不妥啊……”

一旁。

一直沉默的薛让,也是目光炯炯的看向两人。

<td id="3sG"><small id="kQ"><big id="11y"><ruby id="Nwf"><ruby id="CQJL"><table id="3Sh"></table></ruby></ruby></big></small><mark id="a7"><small id="TjN"><track id="G77M"></track></small></mark></td><address id="el8"><track id="WCXQ"><meueitem id="jL"><meueitem id="z4oa"></meueitem></meueitem></track><address id="icdb"></address><dl id="nbl"></dl></address><legend id="4WGv"></legend><meueitem id="l04"></meueitem>
<address id="IpE"><java id="d7"></java></address><font id="5aus"><menuitem id="4R"><dl id="qV9"><ruby id="94dG"></ruby></dl></menuitem></font>
<track id="BgP"></track><small id="5u"><video id="ZilR"><pre id="dK"></pre></video></small>
<del id="zZAI"><legend id="xiZP"></legend></del><track id="z2"></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