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杜公子永远是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样子。

两相对比,方至诚身上只有一个气质,那就是正直。

方至诚长相周正,行事讲话更是如此,若不是遇见杨初意,他或许想不到自己还可以和一位世家公子打机锋。

杜公子轻扇扇子,悠闲品茶,“方老板真是好运气,偶得贤妻便能事业风生水起,实在令人艳羡。说来杨娘子也真了不得,总知道别人不知道的东西。”

方至诚无奈一笑,“若是能选择,她大概不想与众不同,毕竟这是她年幼时被后娘长年蹉跎后对臭味形成的一种不得已的接纳,而并非是什么天生了不得的嗅觉。如今种种,更像是老天爷给她补偿,我除了心疼,并未有过羡慕。”

杜公子轻叹道:“老天无情,补偿有限,如今杨娘子发现这等好东西,理应得到嘉奖才是。只可惜你们一家子白身,便是有贵重的名分也不好颁到她头上。方老板不走仕途,无祖荫,即使你弟弟以后成才,可也冠不到嫂子身上,实在是太可惜了。”

“她对虚名倒不感兴趣,杜公子若真的觉得她有功,不如从她的实际需求出发,赏赐我们一个恩典好了。”

杜公子左边眉毛轻挑,“哦,方老板不妨说说看。”

方至诚不卑不亢,“我们希望新店开业时,新菜品能搭配酒水一起售卖。”

酒在凤藻国属于管制品,没有朝廷文书做凭证便私下售卖的话,那可是要杀头的。

杜公子幽幽笑道:“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知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朝廷看上的东西,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借口推脱,也不得以此索要好处,否则就是抗旨。”

方至诚一脸正色,“杜公子都这么说了,我们定然会将榴莲双手奉上,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圣旨什么的,或写个牌匾给我们挂在店门口也好啊,杜公子,您说呢?”

杜公子慢悠悠道:“我也觉得方老板的提议不错,只不过我们为人臣子的,可不能妄断圣君之裁决。”

方至诚起身行了个礼,“那一切便交给杜公子,杜公子到时候能带回什么,我们都欣然接受,哪怕只是口头上的一句奖赏,那也是一种难得的荣誉。”

杜公子不动声色道:“这奖赏倒还好,只是头疼要放在谁身上,方老板方才也坦承了这榴莲是杨娘子的功劳,可出嫁从夫,只放在你头上也不太妥当。”

“可向世人提及杨娘子,那就不免将她放在众人视线下。我只怕到时候会引起他人的兴趣,那时杨娘子可再不能像这样过安稳日子了,毕竟她身上有太多令人好奇的了。”

方至诚十分淡定,“那届时我们只好办一场寻人启事了,寻天下所有不平凡的女子,然后在世人面前冠于她们荣誉。我们夫妇俩人言轻微,但奖励她们每年来店里吃几碗粉还是做得到的。”

杜公子眯着眼睛,第一次发现自己低估了方至诚这个人。

平时只看见杨初意在时他几乎不说话,任由女人冲上前头的样子,没想到离了杨初意,他也能对答如流,甚至不输阵的情况。

可没有破绽就是破绽,按理来说榴莲若能成为贡品,他也应该有些表情才是,若不是提前知道或早想好了说辞,怎么可能这般气定神闲。

杜公子猜对了一半,榴莲可能成为贡果这一事杨初意有预想过,毕竟是水果之王,稀有的东西权势人家总是喜欢来掺一脚的。

但关于杜公子提及杨初意,方至诚那么滴水不漏的回答完全是他下意识的护妻行为。

寻人启事这个主意也是方至诚自己一瞬间想到的,他如今的气度是历经磨练后慢慢形成的。

方至诚原本便是心善尽责之人,从前护着弟弟妹妹,如今护着自己所爱之人,不同的时期会有不同的成长,既然杨初意说他是一棵杨树,那他便是杨树。

方至诚不欲久留,起身告辞,“杜公子,家中俗事繁多,我需得回去料理。您既然已经将榴莲如数买下,那您自由行事便是了。”

杜公子坐着没动,态度温和有礼,“那就不耽误方老板了,请便。”

此时诚意小馆门前聚集了很多人,大家都不相信这榴莲说没就没了,直到县令派人出来维护秩序。

众人一听榴莲竟成了公家之物,以为是那家有钱有势的人家全卖了去,只敢在心里埋怨,也不敢嚷嚷,只能做罢。

方新桃趁机将风铃、项链、手链等拿出来售卖。

价格便宜,样式新颖,让眼前这些购物欲满溢的人一下子迷了眼,倒有了一个不错的开场。

知内情的高门大户人家知道榴莲可能会被选上贡品,心里不知道多得意了。

毕竟他们可是尝过这滋味的,像高夫人这样家里还备下好几个放下冰窖里的更是乐得不行。

方至诚一心想着要去接杨初意,所以近几日得把这里的事情安排清楚了。

粉店那边只要按部就班便可,如今新店这里的菜品还得再研究研究才行,而且主要材料还要岛上没拿回来呢。

这贝壳的加工品一时没卖完也没什么要紧的,眼前处理的其实是高师傅那件事。

既然高夫人都递了话头,那么方至诚怎么也该别人一个面子,毕竟人家是帮过自己的。

方至诚去了一趟百食园,之前他给金掌柜送过榴莲,后来他也派人来买过不少,情份虽不似从前,但招呼还是得打一声的。

金掌柜面对这件事,提了一个要求,那就是高师傅若到诚意小馆高就,便不可制作百食园里所标有的特色菜品,不然得算作窃取同行机密来论处。

方至诚本着谨慎原则,一一向金掌柜询问了到底包括哪道菜品,并写在了纸上,双方再仔细确认,直到签字画押才算完事。

出了百食园的大门,方至诚总算松了一口气,他带着契书去找高师傅,两人得谈谈这薪酬问题。

“高师傅,您也知我生意才刚起步,很多事情都处在摸索阶段,所以没办法像百食园一般给您这么高的薪酬,不知关于这方面您是怎么想的?”

高师傅乐呵呵道:“哎呀,我从前在百食园也算是姑姑给的优待了,一个月十两的确是比同行的掌勺大厨要多出了几两银子。”

方至诚淡淡一笑,“我们一店那边的厨师您知道一个月多少银两吗?”

高师傅摇头,“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