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原来那妇人家中婆婆是本镇著名的四大稳婆之一的多婆婆,专管看妇人是否怀胎、孕间胎位正反、生产及产后调理的。

这是方至诚从高夫人府宅走后想到的法子,既然榴莲温补,适合妇人食用,那为何不针对性去销售呢?

杨初意说过,女人和孩子的钱是最好赚的。

内宅妇人方至诚不可能接触得到,可稳婆接触得到,而且稳婆知道这些妇人的家世和身体情况,是否能吃得起榴莲她们一清二楚。

当然说服稳婆也是不容易的,毕竟是新吃食,孕妇吃后出现什么问题谁担得起这个责任。

所以镇里的四大稳婆,方至诚费了三寸不烂之舌也只说动了多婆婆一个。

方至诚费了整整一天的工夫,其间他还带多婆婆去了罗大夫跟前确认榴莲的特性才得她勉强答应。

多婆婆是四大稳婆里最年轻的,她想出头,所以愿意尝试新的方子,她也不敢给孕中妇人吃,但生产调理她一点也不怕。

况且方至诚强调了榴莲能壮阳补肾,这一点大部分妇人可能都羞于提及,但平时借着名头给自家男人做汤药补身子那是一点也不带手软的。

多婆婆摆出了严肃脸,“你这价啊真是不合适,不然我肯定再帮你推些给别人,方老板,再便宜点吧。”

方至诚摇头,“您可以使人去打听我方才卖的什么价,我们说好了数量和价格的,您若反悔,我把东西挑回去就是了。”

多婆婆忙缓和道:“我这还不是看今天这天气不好,想着多帮顾些嘛。”

方至诚不接茬,“多婆婆,我们之间不是帮顾的关系,是生意合作的关系。”

多婆婆本想着男人脸皮子薄,定能让几分,哪曾想他这般强硬,但想着她已经拿到了比市价便宜许多的价格,一来二去便有了收入,也不好此时再压价。

多婆婆只想等着他没生意时再去谈,肯定能要到更便宜的价格。

她想得倒挺美的,可惜才过两日,方至诚便开始限购了。

没办法,方至诚可是一个听话的好老公,杨初意既然提到过饥饿营销,他当然得试试了。

高夫人已经连续三天叫下人来买榴莲了,一是给方至诚捧场,二是自己也爱吃。

内宅妇人交际很重要,高夫人孩子明日满月酒便请了不少人,所以足足备下了二十个榴莲在家里待客。

方至诚每天摆出来的榴莲并不多,加上时不时有小厮或婢女来买榴莲,这便激起了顾客的好奇心。

况且这榴莲的功效现下都传开了,听说体弱之男女最宜吃,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呢。

如今哪个怀胎或产后的妇人不来一碗榴莲鸡汤就跟不上时兴了,怎么能让自己的孩子输人一等呢,这必须得安排上!

夏秋出生的孩子又是一年之中最多的,可想而之方至诚这一招抓住了多少商机。

其他人就在想啊,有钱人喜欢吃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味道呢?

当初那螺蛳粉不也是一样臭得惹人嫌弃,后来又让人欲罢不能嘛。

人一旦开始有了念想,那是止也止不住,非要尝一尝才好,不然就十分难受。

他们的挣扎对方至诚来说并不会造成什么波动,因为榴莲的价格在那,普通人也的确是尝个味而已,他还是得靠那些富家太太小姐来带动榴莲的销售。

小宁有些发愁,二哥叫她从家里带了不少鸡过来,可带来这么几天了,这鸡还得天天喂着,根本卖不出去。

每天都要清理不说,还要买米糠回来喂,这不是耽误事吗?

关于这点方至诚的确是失策了,他原本想着碰上开壳取肉的,就把那白瓤拿来炖了单独再卖鸡汤。

哪知到了现在,连尝尝鲜的顾客都不愿意把壳留下来,所以那鸡不就是没派上用场嘛。

小宁嘟着小嘴,小声嘀咕道:“嫂子在就好了,她最爱吃鸡肉了。”

不提杨初意还好,一提,思念便满溢。

方至诚赶紧转移话题,“那我们可要努力些,早点卖完,我早点去接你嫂子回家。”

“嗯!”

方至诚把目光投向高夫人的满月酒,可方新桃却回来说宾客们都是一脸尴尬的出门上轿子,好像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正当方至诚担心不已时,各家小厮婢女们便已经悄悄或递了消息,或避着人来卖了许多的榴莲。

看他们的情形,应当与榴莲无关才对,那又是为何呢?

没过两天,方至诚便知道了事情的缘由,因为他碰上个知内情的。

“高师傅,好久不见,请坐。”方至诚赶快招呼小宁上茶。

高师傅愁得双下巴都出来了,好像身子也更宽了,“方老板,好久不见了,一转眼您都成大老板了,果然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方至诚谦虚道:“高师傅说笑了,当初要不是有您赏识,想来我们走的每一步还要更艰难些呢。”

“当初啊?”

高师傅喝了杯茶,吃了两块榴莲,这才含笑道:“一开始的确是我慧眼如炬,但后面是受了我姑姑的提点,她说杨娘子是个福泽深厚之人,叫我万事给她行个方便。”

方至诚眉头一皱,“你姑姑?”

高师傅又开始吃起了榴莲,“我姑姑现在是钱家的夫人。”

方至诚愣住,但立马一脸感激笑道:“我还说过些日子接了内人回来再一起上门去给高夫人送盆石莲呢,这幸好高师傅说了这内情,不然我们可就太失礼人了。”

高师傅吃了个痛快,这才摆手似随口调侃道:“我姑姑如今吃喝不愁,方老板不用烦恼送什么礼。这样,干脆啊,您将我收来您店里干活吧,这样也省得她担心我吃不着榴莲了。”

方至诚不明所以,“高师傅可真会逗人玩,您可是百食园里的一把手啊,我倒是想有您这样的大师傅镇店,只可惜我没这个运气。”

方至诚不过是客套话,可高师傅脸皮厚,顺着杆子就是往上爬。

“哎,方老板好运当头,那咱俩就这样说定了啊!”

方至诚一脸疑惑,高师傅便将这几日发生的事娓娓道来。

钱家嫡女钱如玉当场对继母高氏发难,指着高氏明知她不喜这些味道大的东西,偏拿出来恶心人,更是指控继母有了儿子便欺当家嫡女,还要笼络庶子孤立她。

高氏是续弦,钱如玉是前头正室嫡正出,从身份地位上来说当然要高于她,所以高夫人只能抱着才满月的儿子哄人道歉。

但钱如玉一向霸道了,谁要是向她低头,她就越来劲。

众人只看见钱如玉怎么逼着继母当众应承按着她的法子分家产,却无人知道高夫人是怎么用言语一步步将她往那上头引的。

说来钱老爷是靠正室大娘子金家发家的,钱如玉不想以后属于她娘的东西落入继母手里也无可厚非,只是这一招明显失了人心,把钱老爷的面子扔在地上踩,坐实了他完全是个靠女人的软饭王。

钱老爷一脸铁青,可金家收到了消息,站在钱如玉身边,要他做个决断。

毕竟钱如玉也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如今分配便相当于提前置办嫁妆了。

高夫人贤惠,说属于金氏的东西她定不会沾,她的孩子还小,只等钱老爷从今天开始拼搏攒家业便够了。

钱老爷受到软硬夹击,只好现场做了分配,庶子一向被钱如玉拿捏在手里,便干脆连他的份也分好了。

其中百食园是靠着金家才做起来的,当然要分到钱如玉名下。

钱如玉万分得意,金掌柜是自家人,有他看店,她便能日日有进账了,至于那贱人的人马,她当然得全部清除了。

有斗争就会有牺牲,高师傅被清出了百食园,如今正在找一个安身之处呢。

方至诚可不敢轻易应承,“高师傅,刚出这样的事,您若立马到我这来,怕是会引人口舌。再者同行本就是冤家,何况离得这般近的,这思来想去都不太妥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