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3sG"><small id="kQ"><big id="11y"><ruby id="Nwf"><ruby id="CQJL"><table id="3Sh"></table></ruby></ruby></big></small><mark id="a7"><small id="TjN"><track id="G77M"></track></small></mark></td><address id="el8"><track id="WCXQ"><meueitem id="jL"><meueitem id="z4oa"></meueitem></meueitem></track><address id="icdb"></address><dl id="nbl"></dl></address><legend id="4WGv"></legend><meueitem id="l04"></meueitem>
<address id="IpE"><java id="d7"></java></address><font id="5aus"><menuitem id="4R"><dl id="qV9"><ruby id="94dG"></ruby></dl></menuitem></font>
<track id="BgP"></track><small id="5u"><video id="ZilR"><pre id="dK"></pre></video></small>
<del id="zZAI"><legend id="xiZP"></legend></del><track id="z2"></track>
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至于为何没见到任何畜牲的灵魂,对此,叶问天并未觉得有什么疑惑。

其实也很好理解,毕竟不是真正统御世间一切生灵的阴间,仅是作为传道所用也并不需要将体系、规则等完美复刻。

既未有畜牲灵魂却有阴魂投入其道,究其目的不过受刑而已,以人魂转生的飞禽走兽,死了下来依旧仍是人魂。

灵魂形态乃是诞生便已定下,本质并不会因为轮回而改变。

除非是被人打的魂飞魄散了,真灵再次往生才会生成种族形态完全随机的新灵魂。

对于这些一目获悉的信息并不值得叶问天多加关注,他真正感兴趣的还是六道轮回后方那个看不清的巨大人影。

那是一尊生有八臂,头顶华盖的不知名生物,看似六道悬空,实则皆置于其六臂伸出的掌心之上。

另外两臂则蜷曲于胸前作掐诀态,一手金桥,一手泰山,疑似虚幻又恍如真实,且感应不到任何气息,让人难以明晰其存在。

后者倒是很好理解,毕竟泰山印代表掌控人间生死,正契合六道轮回之功用。

而金勾搭桥的金桥印却是让叶问天有些懵逼了,不禁暗自思虑,难不成这六道轮回还能左右后天先天的道果不成?!

“六道后方为何物?”

摇了摇头压下心中臆想,正所谓不懂就问,叶问天转而便对着阎罗询问出声。

“嗯?!六道后方有东西吗?!洞玄真人望见了何物可否与吾说道说道?”

“没什么,或许是错觉吧。”

“六道神异盖过世间一切已知未知之事物,有些幻觉实属正常。”

见阎罗一副比他还懵逼的模样,叶问天也是转而敷衍了一句终结了这个话题。

并暗自明悟,原来这疑似人形的八臂生物只有自己一人能看到,却不知是何原因。

听闻叶问天如此回复,阎罗也没多想,还非常认真的给叶问天解释了一番。

究其言语,想来其他人曾经在这里见过异象的情况也不只一次两次了。

“不知…”

下一刻,正当阎罗准备询问叶问天接下来该如何操作时,刚听到两个字的叶问天便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且目中所见前方六个大旋涡陡然开始绕圆心疯狂旋转,不过眨眼间便成了一个圈,连叶问天都无法再观测六道的原貌,可见其转数之快。

不仅如此,已经转成了一个圈的六道轮回还对着叶问天射出了一道暖黄的微光,速度之快如同那转速一样让叶问天完全反应不过来。

这下他也只能傻傻的呆立原地,任由这道光在身上肆意游走,根本无计可施。

但好在这道光并无任何杀伤力,且仅是在他身上停留了一瞬后便婉转收回,疯狂旋转的六道轮回也是转瞬间停下恢复如常。

“…洞玄真人接下来想要如何施为?”

失聪般的感觉尽去,听觉再复,但奇怪的是阎罗的话语声竟能跟失聪前做到完美衔接,就彷佛刚刚那片刻是时间暂停了一样。

然而叶问天这一刻却是没功夫关注这些莫须有的细节了,整个心思都已被刚刚的异象完全填满。

连魂体都非常不争气的开始了微微颤动,究其原因则是刚刚的惊吓造成的无与伦比的心季之感。

若不是此刻为魂下九幽,无有肉身,怕是叶问天大概率能听到自己疯狂的心脏跳动声。

这种无从反抗、任人宰割的感觉,叶问天都不知道多久没经历过了,好像上一次还是发生在前世陨落之时。

没错!这就是死亡的感觉!直面六道轮回,叶问天顿觉自己恍如那蝼蚁一般,如同那飘摇在大海上的一叶孤舟,随时可能被无声吞没。

心中充斥了满满的心有余季和劫后余生,有惊无险的叶问天不禁转而开始探究起了刚刚事发的原因。



独自己一人可见的八臂人影,金桥泰山,六道轮回又因何要对自己施加如此关注?!

甚至那都不能再称作是关注了,分明就是将人扒光了看个通透…

被暖黄光束扫过,叶问天自觉魂体的里里外外都被六道轮回完全获悉,甚至连乾坤鼎、斩业、空间宝石都没有放过。

更不用谈什么思维啊、记忆啊、道心什么的,皆被那暖黄光束一概获悉,扫无遗漏。

若非六道轮回仅是自然规则孕育出的生命生灭流转机器,没有灵智也不会干预生灵命运,叶问天还真有种与其同归于尽的冲动…

倒是想到其专司轮回流转,叶问天不禁自觉会不会是因为自己穿越的特殊性才引起的关注?!

诸天万界皆有六道轮回的投影,各方宇宙的六道轮回当然是各管各的。

而自己乃是从其它宇宙穿越过来的灵魂,自然不在这方宇宙六道轮回的原有记录中,或正因此才触动了六道轮回的纠错机制?!

想到这里,叶问天也是再难推测出更深层次的内情,自觉只是大惊一场,遂暗自放下了心来。

这下叶问天的心思又转而关注到六道轮回的能力上,顷刻间的时空封禁且收放自如,不得不说也是甚为恐怖。

以阎罗那般言语间的无缝衔接,叶问天自是能轻易察觉问题所在。

至于他自己无甚异常则是因为空间和时间之道被动激发护主,遂才没被禁锢当场。

而看阎罗一副询问过后的疑惑模样,很明显也是对刚刚六道轮回所引发的异象毫无所觉,九叔则更不用说了。

且六道轮回还仅是轮回规则凝聚过后的显化,仅依靠轮回之力便能撬动时空力量,可想而知这是何等强横的能耐。

以单一规则撬动其它规则,且并未涉及丝毫克制、属性相近等因素。

对这其中的原理,叶问天基本上完全无法理解,以他的境界也远远还未触及到这般能为的运用。

甚至按他的猜测而言,或许六道轮回的能耐在这方宇宙已是近仙,怕是硬刚天道都没啥太大的问题。

怪不得阎罗会任由自己靠近六道轮回而不做任何防护,原来是有恃无恐啊!

如此强悍的轮回至宝,且天生克制任何灵魂体,单是灵魂状态的话,怕是谁来谁都得死…



<td id="3sG"><small id="kQ"><big id="11y"><ruby id="Nwf"><ruby id="CQJL"><table id="3Sh"></table></ruby></ruby></big></small><mark id="a7"><small id="TjN"><track id="G77M"></track></small></mark></td><address id="el8"><track id="WCXQ"><meueitem id="jL"><meueitem id="z4oa"></meueitem></meueitem></track><address id="icdb"></address><dl id="nbl"></dl></address><legend id="4WGv"></legend><meueitem id="l04"></meueitem>
<address id="IpE"><java id="d7"></java></address><font id="5aus"><menuitem id="4R"><dl id="qV9"><ruby id="94dG"></ruby></dl></menuitem></font>
<track id="BgP"></track><small id="5u"><video id="ZilR"><pre id="dK"></pre></video></small>
<del id="zZAI"><legend id="xiZP"></legend></del><track id="z2"></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