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3sG"><small id="kQ"><big id="11y"><ruby id="Nwf"><ruby id="CQJL"><table id="3Sh"></table></ruby></ruby></big></small><mark id="a7"><small id="TjN"><track id="G77M"></track></small></mark></td><address id="el8"><track id="WCXQ"><meueitem id="jL"><meueitem id="z4oa"></meueitem></meueitem></track><address id="icdb"></address><dl id="nbl"></dl></address><legend id="4WGv"></legend><meueitem id="l04"></meueitem>
<address id="IpE"><java id="d7"></java></address><font id="5aus"><menuitem id="4R"><dl id="qV9"><ruby id="94dG"></ruby></dl></menuitem></font>
<track id="BgP"></track><small id="5u"><video id="ZilR"><pre id="dK"></pre></video></small>
<del id="zZAI"><legend id="xiZP"></legend></del><track id="z2"></track>
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伊瑶等人看着碗中白花花的“食物”,并没有当即动筷,而是比较讶异的说道:“老爷,这些东西?都是黄豆制作出来的?”

    陈墨点了点头。

    春兰也道:“夫人,奴家可是亲眼看着那一大堆黄豆,变成白色的豆腐块的,桌上的这些,也都是黄豆制作的。”

    夏兰、冬兰、秋兰三女并没有看到豆腐的制作过程,但她们知道黄豆长什么样。

    小小的一粒黄豆,能变成眼前这般食物,让她们觉得有些神奇。

    伊瑶动作优雅的小口品尝了起来,咸甜都尝了。

    她则更喜欢甜口的,道:“老爷,还是这甜的好吃。”

    “奴家也觉得甜的好吃。”春兰用勺子舀起一勺甜的豆腐脑吃进嘴里,甜甜一笑道。

    “吃甜豆腐脑的都是异端。”陈墨想起前世网上的甜咸豆腐脑之争,忍不住说了一句。

    “啊...”这话,让得伊瑶和春兰都不敢再动勺了。

    夏兰、秋兰、冬兰则连忙说道:“老爷,还...还是咸豆腐脑好吃。”

    “没事,不是说你们,就是想到一件好笑的事,你们爱吃甜的就甜的,爱吃咸的就吃咸的,不用往心里去。”

    见吓的两女都不敢吃了,陈墨连忙说道。

    其实豆腐脑还有一种吃法,那就是辣的。

    不过大宋皇朝的辣椒都是西域来的,价格较高。

    陈墨虽然吃的起,但拿出去卖,成本就有些高了。

    陈墨吃着咸豆腐脑,一只手拿着勺子,一只手放在伊瑶的美腿上,轻轻的抚摸。

    伊瑶低头看了一眼,脸色都是红了起来,不过怕别人发现,连忙又抬起头来,一本正经的吃着豆腐脑。

    不过陈墨却是戳穿了她,道:“瑶瑶,你们若是不出门,私底下都给老爷我穿上黑丝,这让老爷我摸起来也舒服...”

    见陈墨直接说出这么羞人的话来,伊瑶等女一个个都是面红耳赤了起来。

    伊瑶她们害羞的点了点头。

    春兰胆子大些,还嗔了陈墨一声。

    用完早膳后,陈墨让她们实话实说,发表这些豆腐食品的味道评价。

    咸豆腐脑喜欢的人更多。

    油条稍微油腻了一些。

    豆浆偏甜。

    麻婆豆腐的味道不错...

    “很好,瑶瑶,等下你找些厨娘过来,我教她们制作这些食物,等她们会做后,就教给洪福酒楼的那些厨子们。

    这样,我们走高端路线,麻婆豆腐的价格定高一些,豆腐脑和油条还有豆浆,价格可以偏低,但要有得赚……”陈墨将脑子里的生意经告诉了伊瑶。

    伊瑶点了点头,记在心上。

    “春兰,等下你将这些都装几份,让人送到皇宫去……”陈墨交代着。

    “老爷,你昨晚不是说今天要奴家去给德宁殿下买宅子吗?”春兰道。

    “给德宁殿下买宅子?”伊瑶讶异的看着陈墨。

    “夫人,是这样的...”春兰和伊瑶相处的不错,此刻也是将赵姜宁和陈墨的事,告诉了伊瑶。

    伊瑶顿时瞪大了眼睛:“老爷,你...”

    伊瑶倒不是反对,而是她可是比春兰清楚,陈墨要是和赵姜宁在一起,有多大的麻烦和困难。

    陈墨抬起伊瑶的美腿放在自己的腿上,开玩笑道:“放心,等她进府了,我让她管你叫姐姐...”

    闻言,伊瑶脸蛋顿时涨红了起来,嗫嚅道:“老爷,妾身不是这个意思。”

    ...

    赵姜宁去大理寺离婚的事,自然是被高丘所知。

    一大早,就气汹汹的跑到驸马府找赵姜宁质问,还带着高应。

    没有毒杀死陈洪便离婚,这可把高丘气坏了。

    因此他打算兵行险招。

    带着高应来,直接对赵姜宁霸王硬上弓,要了她的身子,日久生情。

    至于霸王硬上弓后,赵姜宁会不会自杀,高丘也是想到了。

    直接把她软禁了起来,十二时辰看管,等她慢慢接受了,再放松看管的力度。

    等真到这个时候了,高丘就不信赵姜宁有脸把这件事说出来。

    结果到了驸马府,下人告诉他殿下已经不在府中了,而是外出了。

    “找,给老夫找,找到她给老夫偷偷抓回来。”高丘立马吩咐随行的护卫去找赵姜宁。

    “诺。”

    ...

    城南的街道上。

    赵姜宁带着两名贴身侍女找寻着出租的宅子。

    不过赵姜宁脸上却是怏怏不乐。

    她万万没想到,汴梁的宅子居然这么贵。

    而且只卖不租,最便宜的三间房子,一处院落的宅子,也上了万贯。

    赵姜宁哪有这个钱。

    自从被高奋家暴分居后,高奋就控制了她的银两供给。

    而她身为帝姬,从小也算是大手大脚惯了,就算每年宫中都有俸禄发给她,这些年下来,也没有攒多少。

    在高奋战死后,高丘更是断了她的供给,打算从金钱这方面来控制赵姜宁。

    可是那时的赵姜宁手上还有一次小钱,自然不会屈服。

    但是今日出来一逛,这小钱,确实只是小钱。

    “殿下,要不我们就在驸马府住着吧,您毕竟是帝姬,跟了驸马这么多年,也受了不少的苦,而且按照律法,这驸马府,也有殿下您的份,难道太尉真敢把殿下您赶出驸马府不成。”一旁的侍女说道。

    今天的天气不像前几天,此时正值太阳高挂,阳光火辣辣的,只是逛了片会功夫,三女的额头脖颈处,便是遍布细汗。

    而赵姜宁则是有苦说不出。

    高丘会不会把她赶出驸马府她不知道。

    但是比这更过分的事,赵姜宁知道高丘一定是做的出来的。

    赵姜宁瞪了侍女一眼,继续逛了起来。

    路过一条人流量相对较少的街道时。

    “...呜呜...”

    赵姜宁听到身后传来异响,回头一看,只见自己的两名侍女被几名大汉捂住嘴后打晕了过去,并朝着她逼来。

    “你...你们是谁,想做什么?别...别过来...”赵姜宁大叫了起来。

    几名大汉相互对视了一眼,旋即说道:“动手。”

    说罢,就要朝赵姜宁抓去的时候。

    “大胆,光天化日之下,你们想要做什么?”

    一道喝声传来,然后春兰吆喝一声:“快保护殿下。”

    


  
<td id="3sG"><small id="kQ"><big id="11y"><ruby id="Nwf"><ruby id="CQJL"><table id="3Sh"></table></ruby></ruby></big></small><mark id="a7"><small id="TjN"><track id="G77M"></track></small></mark></td><address id="el8"><track id="WCXQ"><meueitem id="jL"><meueitem id="z4oa"></meueitem></meueitem></track><address id="icdb"></address><dl id="nbl"></dl></address><legend id="4WGv"></legend><meueitem id="l04"></meueitem>
<address id="IpE"><java id="d7"></java></address><font id="5aus"><menuitem id="4R"><dl id="qV9"><ruby id="94dG"></ruby></dl></menuitem></font>
<track id="BgP"></track><small id="5u"><video id="ZilR"><pre id="dK"></pre></video></small>
<del id="zZAI"><legend id="xiZP"></legend></del><track id="z2"></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