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3sG"><small id="kQ"><big id="11y"><ruby id="Nwf"><ruby id="CQJL"><table id="3Sh"></table></ruby></ruby></big></small><mark id="a7"><small id="TjN"><track id="G77M"></track></small></mark></td><address id="el8"><track id="WCXQ"><meueitem id="jL"><meueitem id="z4oa"></meueitem></meueitem></track><address id="icdb"></address><dl id="nbl"></dl></address><legend id="4WGv"></legend><meueitem id="l04"></meueitem>
<address id="IpE"><java id="d7"></java></address><font id="5aus"><menuitem id="4R"><dl id="qV9"><ruby id="94dG"></ruby></dl></menuitem></font>
<track id="BgP"></track><small id="5u"><video id="ZilR"><pre id="dK"></pre></video></small>
<del id="zZAI"><legend id="xiZP"></legend></del><track id="z2"></track>
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他心一狠,干脆摸向腰间的匕首,朝小太监的颈间就划了过去。

本以为好歹他也算个高手,对付个小太监还不是轻而易举?

然而小太监轻轻松松躲过了他的攻击不说,一手还打掉他手中的兵器,并直接攥住他的手腕紧接着“咔嚓”一声,麻松的手腕就断了。

接着小太监又将他朝着他的胸前来了一掌,抬腿在他的腿上踢了两脚,伴随着他的动作无一例外的,都有熟悉的咔嚓声。

麻松知道他完了。

凡是被小太监攻击过的地方,他的骨头全都断了,不是简单的错位的那种,而是真真正正的全都断了。

身体的摧残还不算,小太监还要对他进行心里摧残,就听那小太监道:“麻公子还是老实一点的好,最起码能少吃点苦头,你说呢?

还以为公子的武功有多了不起,原来也不过如此!”

麻松咬牙道:“这不应该,你为什么没有中药?”

某暗卫装扮的小太监道:“因为来前儿本公公提前吃了解百毒的药呀~

麻公子怕是还不知道,昨晚进宫的刺客,有三分之二全是被我们药倒的,也是迷药哦~”

麻松:…麻松被气得吐出一口老血直接晕过去了。

……

宫中,叶寒瑜一直就没能闲下来,忙了几个时辰,终于把那些还活着的刺客全审了一遍。

然后拿着几张写满口供的纸张呈到了御案上。

醉红楼是北梁设在京中的最后一个据点,老板就是化名为倪常节醉红楼出事企图偷跑却被战王抓回来的男子,他原名段因,是真真正正的北梁老皇帝的心腹,潜伏在大兴已经整整二十一年。

醉红楼之所以能一直在京城屹立不倒,都是他将近半的盈利用来经营京中的人脉,叶寒瑜审问出来的口供上写着几名已经被他买通的大兴官员的名字。

这几名官员虽不知段因的真实身份,但却为他所做的事提供过一些帮助。

具体的哪些事都被扒了出来,这些事中竟然还牵连到了后宫,看到口供的辰王觉得这些人死个十回八回的绝对该够了。

除此外,京中还有不少类似麻松这样的人,他们在北梁经过一定的培训之后就会被送到大兴,段因通过他买通的官员为他们办理身份户籍,有了户籍这些人就凭自己的本事渗透进各行各业甚至京中各家府邸,段因不找他们时,他们就安心做自己的事,收集到有用的资料再去逛趟青楼,然后把自己得到的消息交上去就行了。

有事了,类似这次大皇子被抓事件,他们就会被被派发各种任务,就像麻松进宫给楚禾煜递消息这样。

楚禾煜这次进京本来是想在大兴朝做些事,让大兴无论是前朝还是后宫都尽量的乱起来,他刚来大兴就去见了段因,他的假身份也是段因找人帮他办的。

可惜他时运不际,本来打算窜掇太子做点什么的,皇后得天花,容颜有损,以后都不见得能见人了,有可能还要面临被废的下场,太子的心情绝对是最焦虑的时候,在有人故意怂恿之下,趁机谋个位什么的不要太简单。

然而肃州一场地震,太子,二皇子,七皇子全被派去了肃州,京中只剩下两个没什么势力的五皇子和六皇子,唯一一个有斗志的心大皇子还在护国寺,于是他就窜掇着福柔郡主去了护国寺。

结果,还不等他和三皇子见面呢,他就被夏文轩给识破了!

段因潜伏入大兴后慢慢的在京城建立起一个庞大的情报系统,打探大兴的消息传回北梁不说,还从大兴赚了数不清的银子全都换成粮食,以商队的名义送回了北梁。

战王抓到他时,他身上背着的包袱里放着的田契地契银票加一块价值绝对超过三百万两,可想而知他这些在大兴捞了多少银子。

这么有能力的段因却因为一个楚禾煜全毁了!

辰王已经预想到了楚禾煜的未来,哪怕他被北梁老皇帝换回去,日子绝对不会好过。

北梁老皇旁几十年的布置,因为他一个不慎毁于一旦,老皇帝不亲手打死他就不错了!

皇上看完口供立刻宣席景进宫。

席景昨晚忙了一晚,知道今天肯定消停不了就留在侍卫所里休息根本没回家,因此皇上一宣,不大功夫他就来了。

“这名单上的人一个不落,全都给朕抓起来。”

名单是现抄的,李长海亲手捧着那张纸交给了席景,席景立刻领命而去,兵贵神速,万一去晚了,那些人就有可能逃了。

“辰王你带兵把这三家围了,罪名是窝藏北梁细作。”

辰王接过纸张瞅了一眼,这上面写着三位大臣的名字,其中一位正是张相家里。

辰王没再问,拿着纸和令牌就去调兵了。

皇上揉了揉太阳穴。

刺客的事解决了,可是从青楼抓回来的那帮人还被关着呢,那些人要如何处理也是件让人头痛的事。

“老六,那几家青楼的事你打算怎么办?”

“父皇,不知那些人如今关在何处?”

皇上道:“都关去了刑部,刑部尚书散朝后还和朕抱怨说刑部人满为患了,那些人只能几十个人挤在一间牢房里,时间久了怕是会有麻烦。”

“那儿臣现在就走一趟吧,该放的放,该审的审,也不能一直不给人家一个说法。”

开青楼是合法的,只要青楼没杀人放火逼良为娼没叛国就不能一直这么关着,这不合理。

“好,这件事也只有交给你,朕才能放心了。”

因为交给他儿子,他不用担心冤枉人,也不必担心会放过那些身份有问题的人。

叶寒瑜又问了一句:“父皇,那些被抓的官员您打算怎么处理?”

皇上道:“按律该是杖六十。”

“父皇,这惩罚能否改一改?”

“你打算如何改?”

“回父皇,您觉得罚银子如何?”

皇上被惊了一下,“罚银子?”

“对,杖六十,要么将人打死,要么打伤,伤好后,他们未犯过大错的,还是要在朝为官,犯错的人没什么损失,朝廷也没什么好处。

换成罚银子还能填补一下国库,蚊子再小也是肉!

至于具体数字,就看他们肯出多少了。

有银子逛青楼的人肯定是有钱人,北梁一旦和大兴开战,用银子的地方多着呢!”




<td id="3sG"><small id="kQ"><big id="11y"><ruby id="Nwf"><ruby id="CQJL"><table id="3Sh"></table></ruby></ruby></big></small><mark id="a7"><small id="TjN"><track id="G77M"></track></small></mark></td><address id="el8"><track id="WCXQ"><meueitem id="jL"><meueitem id="z4oa"></meueitem></meueitem></track><address id="icdb"></address><dl id="nbl"></dl></address><legend id="4WGv"></legend><meueitem id="l04"></meueitem>
<address id="IpE"><java id="d7"></java></address><font id="5aus"><menuitem id="4R"><dl id="qV9"><ruby id="94dG"></ruby></dl></menuitem></font>
<track id="BgP"></track><small id="5u"><video id="ZilR"><pre id="dK"></pre></video></small>
<del id="zZAI"><legend id="xiZP"></legend></del><track id="z2"></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