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3sG"><small id="kQ"><big id="11y"><ruby id="Nwf"><ruby id="CQJL"><table id="3Sh"></table></ruby></ruby></big></small><mark id="a7"><small id="TjN"><track id="G77M"></track></small></mark></td><address id="el8"><track id="WCXQ"><meueitem id="jL"><meueitem id="z4oa"></meueitem></meueitem></track><address id="icdb"></address><dl id="nbl"></dl></address><legend id="4WGv"></legend><meueitem id="l04"></meueitem>
<address id="IpE"><java id="d7"></java></address><font id="5aus"><menuitem id="4R"><dl id="qV9"><ruby id="94dG"></ruby></dl></menuitem></font>
<track id="BgP"></track><small id="5u"><video id="ZilR"><pre id="dK"></pre></video></small>
<del id="zZAI"><legend id="xiZP"></legend></del><track id="z2"></track>
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玉虚在闻到空气中熟悉的淡雅兰花香味时,心里就已经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了。

这个熟悉的香气.....莫不是秦妨?!

这个念头刚一萌生出来,就听到空中传来秦妨温柔的声音。

“君上,为你而死是妨儿的荣幸......”

话音刚落,就见面前身姿曼妙的人儿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摇摇欲坠。

而后更是失去了重心,重重地摔落了下来。

见此情景,玉虚来不及多想,立马快步上前伸手去接秦妨。

他怎么也没想到秦妨这个傻姑娘竟然会做出这种傻事!

用身体替他挡下了这致命的一击,以血肉之躯替他承担下了所有。

“妨儿!你不能死,本君命令你,不可以死!”

可惜玉虚终究是晚了一步。

死亡邪气已经悉数侵入了秦妨的身体里,这些死亡邪气就如过境蝗虫一般,疯狂地吸食秦妨的血肉骨髓。

不过眨眼的功夫,秦妨已经由一个容貌较好的美女子变成了一个满脸皱纹,了无生气,干瘪皱巴的死尸。

谁曾想,秦妨的最后一句话不仅是对玉虚情感的表露,也是她的遗言。

与此同时。

林峰和林洛雪紧敢快敢,甚至动用了疾跑之术,整个人都几乎达到了光速。

却还是没来得及赶上。

等他们赶到时,秦妨已经挡在了玉虚师傅的身前。

替师傅抵挡了这致死量的死亡邪气,自然也是香消玉损了。

周围的气氛很是沉痛,悲伤凝重到了极点。

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林峰开口安慰道。

“师傅,你也别太难过了,毕竟人死不能复生。”

“而且这也是师母对您的心意,是师母的选择,您也别太自责了。”

“就算是我们,我们也会这么做的。”

见自家弟弟这般贫嘴,林洛雪伸手拍了他脑袋一下,厉声训斥。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什么师母,别贫嘴。”

林峰摸了摸被拍疼的小脑瓜,啧啧嘴,内心一阵嘀咕。

这秦妨对师傅有情,师傅对秦妨姑娘又何尝没有意?

师母是迟早的事情。

再说了,这也是秦妨姑娘的愿望嘛。

生前没能实现,死后还不能帮人家圆圆梦了?

“玉虚师傅,我家臭弟弟口无遮拦,乱说的,您别往心里去......”

玉虚看着怀里的秦妨,一个劲地发呆。

他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秦妨的身上,自然也无暇关注林峰和林洛雪说了什么。

心中隐隐作痛,替秦妨不值。

秦妨曾经是多么温柔,多么精致的一个女子?

如今为了他竟然变成了这般老妇枯槁的模样。

这要是让秦妨泉下有知,怕也是不能接受这样的自己,不能瞑目吧?

而这一切,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该死的尹霖和域外使者弄出来的!

若不是尹霖卑鄙无耻地找来了这个域外使者,又怎么会惨遭被刺被腐化?

若不是这该死的域外使者带来了这么邪祟的力量,秦妨又怎么会......会变成这副模样?!

这么些年来,秦妨一直陪在他身边,帮助他辅佐他。

他早就已经将其当成了自己的亲人,说是亲妹妹也不为过。

当然,秦妨对他的情感他自然也是心中有数。

只是他身为君主,凡事都要以人民为主,以家国大义为主,不能过多地沉迷于儿女情长。

但如今,这尹霖和域外使者却联合起来把他的亲人秦妨给杀了!

这让他如何忍得下这口气?

念及此处,玉虚哼哧哼哧地喘着粗气。

眉头紧锁成一个深深的“川”字。

剑眸一沉,眼眸里有怒火在不断地涌动燃烧。

额头上更是青筋凸起,血脉喷张,整个人被气得双目充血,满脸通红。

玉虚攥紧了双拳,愤恨地看着面前的尹霖的域外使者。

咬牙一字一顿道。

“尹霖,还有你......什么域外使者?”

“你们不得好死!”

“敢动吾的人,吾要让你们陪葬!”

当下,玉虚因秦妨的死暴怒不已。

满脑子都是愤怒和报仇,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纵然他身体虚弱,深受重伤又如何?

该报的仇还是得报!

明知道会遭到反噬,会受到不可逆的伤害,玉虚还是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动用之前林峰教授他的皆字秘法。

这个皆字秘法可以在短时间内迅速提升他的战斗力,让他和这个域外使者能有一战之力。

至于反噬,之后再说。

“皆字秘!”

玉虚仰天厉喝一声,而后无边金色光芒自其体内喷涌而出。

只觉身体一阵放松,仿佛有一股股暖流注入身体的各处,玉虚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无数的神韵如饥似渴地疯狂涌入了玉虚的体内。

一道道天地法则,金色符文尽显期间。

此刻也如星河般环绕着玉虚,散发出无穷的法则神芒。

玉虚感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悄然的变化。

有源源不断的力量正注入身体之中,让他感到力量倍增。

现在的他就是肉身搏斗,一掌拍碎一座大山,掀翻一整片地皮都不在话下。

更别说还有法器葬天棺的加持。

虽说会损耗巨大的精神力和精力,但目前来看,他玉虚以一敌二是肯定不在话下的。

“师,师傅?”

面对玉虚师傅的巨大变化,林洛雪也是微微错愕,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嗯?

什么情况?

玉虚师傅明明前一秒还身体虚弱得要命。

怎么突然之间就崛起,变得这么有劲了?

这看起来可不像是个身体虚弱的人该有的样子。

“师傅难道是觉醒了什么特殊的秘法?”

聪明机灵的林洛雪一下就想到了秘法上面。

林峰也是没想到师傅在已经遭受皆字秘法的前提下,为了秦妨居然又一次地开启了皆字秘法。

要知道这皆字秘法可是有巨大反噬的!

师傅这是不要命了?

而片刻后,林峰摇了摇头,无奈叹气,用小大人的口吻语重心长地感叹道。

“唉,这世间之人终究逃不过一个情字。”

“说人话。”

一旁的林洛雪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林峰的感叹,冷冷开口。

还很是嫌弃地白了林峰一眼。

林峰耸耸肩,继续语重心长地说道。

“妹妹你不懂......”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啊!”

<td id="3sG"><small id="kQ"><big id="11y"><ruby id="Nwf"><ruby id="CQJL"><table id="3Sh"></table></ruby></ruby></big></small><mark id="a7"><small id="TjN"><track id="G77M"></track></small></mark></td><address id="el8"><track id="WCXQ"><meueitem id="jL"><meueitem id="z4oa"></meueitem></meueitem></track><address id="icdb"></address><dl id="nbl"></dl></address><legend id="4WGv"></legend><meueitem id="l04"></meueitem>
<address id="IpE"><java id="d7"></java></address><font id="5aus"><menuitem id="4R"><dl id="qV9"><ruby id="94dG"></ruby></dl></menuitem></font>
<track id="BgP"></track><small id="5u"><video id="ZilR"><pre id="dK"></pre></video></small>
<del id="zZAI"><legend id="xiZP"></legend></del><track id="z2"></track>